小红帽

小红帽者,佛朗机之小女儿。有王大母业纺绩者贻一帽,赤色。因着之,以为容华绝好,昼夜不去,闻于桑梓。乡党都不晓其名,自是乃名之“小红帽”。

他日,母授瓮一,曰:“祖母病之甚也,夙夜疾苦,若且赉胾酒往省之,饵之,庶几可瘳。”

女颔之,趋径以往,时见丛薪错楚,落英缤纷。

有林野之狼望见之,欲龁而食之,自念曰:“设彼有侪,绐而并食之,不亦可乎?”遥呼曰:“吁!女来!踽踽而行,顼顼不自得,将有惑于兹道乎?”言次而迫。

女迓之,知为狼而不辨其恶,谢曰:“王大母惓,妾心忧之,今裹卮酒块胾而往,希冀彼健如初。”

狼冁然曰:“孝哉小红帽!祖母所奚至?暇时可往伴之。”

对曰:“西去五里,苍松之下。”

狼心喜,乃言:“酒肉,末也。未见芳草取次开?曷一撷以悦王大母?”女亦心好之,折取诸芳,竟淹留不去。

狼遂奔王大母宅,排扉曰:“阿媪,有孙小红帽者裹食伺立。”媪方卧榻,闻之喜呼:“门未杜,吾儿可入。”

言未已而狼遽入,径扑媪,囫囵咽之。衣其衣,自卧榻上,以俟小红帽。

日敛昏,小红帽始达媪所,门户洞开,便觉异样。但见榻上祖母,以衾幂首,音息略无。疑虑间道温凉语,乃曰:“阿媪以婢迟至而少撝让乎,何作此意?”

狼始曰:“吾作何意?”

“耳何离离若尔?”

“以闻卿音。”

“眼何以射人?”

“以视卿形。”

“手何以如许大?”

“以拥卿入抱。”

“然则齿长若是,可乎?”

“胡得弗可?以啮卿首。”

暴起骤吞之,复寝如故,蒙瞳稍寐。

有猎人适然过其门,闻齁声如雷,自念曰:“老大婢何至于此?”乃启户入,则一狼眠榻中,腹震动。遂决其首,割其腹,出祖孙,皆不得死。猎人得狼皮谢归。小红帽出醪、胾食媪,媪遂瘳。

或曰:“后媪复疾笃,小红帽往探之。有他狼将作谋,祖孙并赚狼,溺杀诸池。”噫!狼虽死,方鲠之士亦鲜矣!向使无狼,则小红帽得本身矣。

赞 (3)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