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笔递文

 

* 此处可留言投稿,仅限访客投稿(发表后不可管理),建议您加入爱文言全球作者群 注册爱文言 ,如已注册请 进入用户中心
* 亦可用下列网站账号直接登录爱文言

———————————————————————————-

爱文言邀君撰文书

致网上诸君 足下明鉴;

人生天地间,忽然而已。而文章为大,国学隽永。余每览昔日史录,自春秋至廿四史,自太史公至涑水先生,蔚然大观,叹为观止。近岁以来,古语雅韵多有凋零气象,虽曰革陈出新,然沉寂如是,未免可惜为憾。况文言亦有其长,此不容赘述。

吾等布衣之士,虽不能明道于众,但藉由网络传承文言,弘扬国学。或曰记录历史进程及生活点滴,窃以为信可乐也。

中华之道,在乎中庸,包容兼蓄,爱文言更无沿袭循旧之意,期间文风辞藻,如足下所赌,粉墨期间,良莠不齐。然兴趣系之,聊胜于无,略表孤陋,愚以为心向往且可为之。

近岁国朝网路以目,所幸网站寄存于海外,无和谐之虞。倘得诸君赐文,若“E代实录”,赐笔二三言,当不胜荣幸之至,为观者赞。
临书仓促,不尽欲言,请指正为荷。

爱文言 紫云 敬上

———————————————————————————-

其他投稿途径

已注册用户投递大作(详细图解)

一: 点选顶部“关于”菜单 注册登陆

爱文言注册、登陆入口

注册地址: http://www.iwenyan.comn/wp-login.php?action=register

注册、登录“爱文言”

二: 登录入控制后台,地址: http://www.iwenyan.com/iwenyan/wp-login.php

添加新文章

发表文章

“撰写”或“管理”,并择“分类”,后“保存”并“发表”之。

编辑文章

三: 设置个人资料,细读免责声明,虽一己之见百家争鸣,而不可有诬妄之气。

设置个人信息

陈述己见,须用文言雅韵,新进注册用户为投稿者,文章发布后即可擢升为编撰者。
参见视频帮助

———————————————————————————-

 

  1. 不战而屈人之兵新解

    美利坚,西域也,好战。素以己之私而度彼,标流氓签于他国而后战之。兵亡,民忿,计于国会曰:“战他国而亡己兵,不聪甚之。窃闻某国食美而皆毒,若使敌国食其糕,喝其水,饮其奶,灌其酒,假以时日,不战屈之,胜似加兵也”。国会闻之大喜,欣然纳言,遂休兵。

  2. 自有我朝始,西学东渐,华夏子孙人心不古,国学式微,我等不胜唏嘘。然有智者忧之,树“爱文言”之大网,图唤醒国人爱文言学文言之心,实乃功德无量之举,何其伟哉。

  3. 来此地三月有余,今始记文与此。原本平凡的市井小民,叹息我脚下之沃土,于这一年之中百般凋零慨叹,泪留于梦中。哀我之母国,恸我之父兄——–谨以文言以录心声

  4. 善哉
    爱文言
    辟土一隅
    使高人雅士泼墨恣意
    直造古人不到处
    我等就此
    亦可诵可学
    不亦悦乎

  5. 10楼高人所言 余大惑不解

    何谓“可师吾否”?
    此处之“师“,其意为以君为师,窃以为谬以千里。
    当以“赐教”代之方能达意。
    不知以为然否

  6. 私藏爱文言年有余矣,每点击之,多有快意。文字冲动,尝欲切磋,然不得上传门径,公可辱教之,甚幸!

  7. 紫云学长,余注册登录者再四,卒不可行,待闲暇,愿学焉。今贴稚文如下,望斧正。甚幸!

    壬午六月将赴七山,与子有兄书

    子有兄如见,连城寅儿善德顿首再拜:

    壬午之暑,得足下佳音,泠泠如冰泉。沐之,涤尽无端之心秽;聆之,招得已久之迷魂。时虽流火,仆顿觉神气有清爽尔。

    仆入雁苑之幽林,自是燕雀扑翅之地,仆之翼羽必不得丰力焉。虽欲徙海万里,奋扑则终不越于蓬蒿之末。古有遗训,取法乎上得其中,仆又何能上哉?于此,不禁天问,孰之过欤?二十岁,小年也,何命之多舛?每行一步皆难如我意哉!仆便有庄周之率达,亦必发尽怀玉披褐之不知,转而又念乎天命之可畏,或有吾岂瓠瓜之慨,世无英雄之啸也。

    人生一苦海,言之者必有实在之事,所持之理。故而,释迦步莲归极乐,老聃青牛返自然,孔丘乘桴浮于海,实乃古来圣贤皆如此,何况我辈孤且直。于是乎,一切之郁结于我者,言如佛曰,皆为在劫难逃也。然先贤皆能出而生之,而非溺而亡之者,何也?反而思之,庄严普渡,道法自然,铎布仁义,才是先贤之所以为先贤也。吾当思齐,师法而后成就我之不朽大道,方为溺而生者也。故孔子云,不怨天不尤人,及天生德于予者,皆可以铭我之座右矣!既为灵长于世,定当志法天行之刚健而自强不息,德比地势之慈坤以厚德载物,万不可负了此生生之大易哉!一切皆由我也,我由我心也,天何言哉!天何言哉!

    吾侪弱冠之风华,思则天下,行则百姓,是也不枉赤子之情怀。世风自有所清浊,又忍能濯缨濯足焉?沧浪之中,卜居何处?孟轲之语,定能安其心;屈平之行,亦必效其美。而子建之国民,张载之四为,才是我中华之浩然正气也。我若沉沦,则失职之罪难恕,心死之哀大矣!夫子诲曰,忧道不忧贫。若不固穷,亦不后工,天下之任重,谁起之!为公之道大,谁创之!何不明乎忧乐之有先后也。血荐轩辕,民胞物与,志不可不远,而行则不可虚也。庭院之细,必自手理,劳作之乐,必自味之。于仆,则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是本位也,是高标也。夫天之生我也,便不可不为;天之有民也,更不得不为。长河之久,多有践道之先贤也;前途之远,必聚与归之同志。子曰,德不孤,必有邻。其善德乎?善德曰,谁起昆仑,我填沧海!

    近来,辗转思之,确信劳动人民才是世间之至善至美者也。善欲谋之,且自拟一名曰小禾,以祈生民之丰阜,身为农家子,固不敢辞焉。不知兄以为可否?子知善德二字之所出乎?《礼》有言“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大学》有言“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荀况《劝学》亦有言“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秉父母之厚望,而力求名实如一,自是善德之始终也。仆虽一介书生,三尺微命,所持者万言杯水,文辞小道,雕虫之技耳!而若能上国下民,则文章亦必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也。

    足下幸承书裙之善,言来亦是寅儿可借之光也。仆又何困乎无人说项,作弹铗长歌哉!虽难得耳提面命之诲,而书叠青山,灯如红豆,不也佳境乎?何不善味之。如王观堂先生之境界,吾人正望断天涯,为伊憔悴,直去寻灯火阑珊之处也。

    今日又撒下如许壮志,夸下这般海口,满纸荒唐,尽牢骚尔。烦辱足下忍笑卒读,仆意不尽矣。君缄封方启,墨迹未干之时,善德已赴七山深涧之荒野矣。近日,苏东坡“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及“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身”之风神,动我颇深,感我良久!佛祖初步红尘,便自入地狱,常住地狱,庄严地狱。仆昔所历,既不是九死之生;仆今所往,断不比龙潭虎穴。何敢牢骚,何必畏惧。便是也,七山之赤土,有淳朴辛劳之茧手,有真稚渴望之眼睛。二十年来,无有如五年前心连七山之行般撼我心者也。孔子云,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乎。哀我山乡,贫病在人,滋兰树蕙,正当此季!可以告兄台者,前路有狂风暴雨,吾必在七山之茅屋,继子美而呜呼天下之寒士,万间之广厦也。凡此狂狷孤往之意,子有子有,知我心哉!

    言有终时,心无宁日,与子当为韶华之幸而珍摄。壬午七月,寅儿善德白。

    戊子病历

    年来小恙眷顾,性慢不去,始知吾人渐生娇气也。

    乃六七月间,时感失眠乏力,声微气短,并燥热急亏,非常之诸征突显。余以为症灶必不在于身也。

    八月间,愈下,色既察于人,余尚疑其在于身也。

    至九月初,普天国庆,余星晨赴省城,穿人海,才三四小时,乃径在白床矣。

    彼门诊大楼,难兄蚁然,天使如飞,疑非人间。排队候诊,点名者脸色难看,不如病号;坐堂者情态悠然,貌似神仙。然亲视其术也,余亦自信可以济世矣。唯其主副间之虫迹鸟语,远虑默契,必非人所能也。余始知乃在奈何水泊温柔野船矣。

    凡所应查无不尽查,余蹿于科室上下,买得两手单据,主任法眼一照,大草六字论断。其色少和,徐而广告余我院世界先进者,西北独有者,外疗者,介入者,速效者,慢调者,化学者,物理者,古而今者,中而西者,根除者,康复者,才试露其收费之高低,余言乃教书者,医保者,乃大喜。致缴余巨资以为质,乃罢。

    明日,例行常规,天使一声哎呀二声抱歉,连扎三针,注水数瓶,及入雅间,七手八脚,完全走光,蒙面者巧言相诱,遂游刃有余矣。呜呼哀哉!此野蛮缺德之文明术也!教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安安稳稳,琳琳沥沥,一秒一秒,四千二百余秒钟。若非心有可思念者,余必半途而废矣。余不知关云长去毒肉之刮骨也,云长亦不知余死活人之憋溺也。余正两股颤颤,深感大男人之难作时,蒙面者告余:“欧凯!此法固然也。导液!”呜呼哀哉!余得三十年未有之爽哉!又告余曰:“汝当多饮而频溺,或有刺痛,可忍也。”余瘫赖于床,良久。

    后几日,既醒则注水多时,每独臂解手,忍痛厕中一刻,浑身汗透。过午,一人觅食街外。晚时,可得安宁,僵挺小床,余赖所思,病味亦佳。如此,不知余已旷工离校七日矣。乃急遵其嘱而返。

    而后两月,每逢周日,则半夜登程,食不得暇,乖受遥控。复查注水,遍选器术,匆匆半天,挥金如土。然沉疴不愈,新疾丛生。余其真病于身乎?抑或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利乎?黄昏返车,木然于座,乃忘乎所以,常想:大医果精诚,余心换伊心,或为灵丹妙药也;然其邈远崇高如希冀世间人无病乎?

    戊子冬某记

  8. 「賜筆遞文」之圖解,似有偏差,何也吾之帳號,總無「添加新文章」之功能,或言必有其他條件,如:需留言過二十四……云云,然,此無說明也,吾思之反復,料吾之帳號有異狀,故報於此,能否請執事者察之,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