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酒友的文章

E代实录

赠喝水君《墨叶集》序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8-08-21

余闻「文武未坠,贤者识大,不贤识小」,是贤与不贤,在所识大小之辨也。有人将啖苹果,念其别称「林檎」,又进念「椎名林檎」,谓以见博於几微、取僻於常凡,特敏小思而捷小才者也。君则不然。尝叨问「喝水」二字之故事,对曰:「昔屈子抱石涉江,虽体受其寒、腹填其水,卒自白於天下,无悔於死亡。窃...

阅读(232)评论(0)赞 (2)

杂文论疏

赠子玄《辱墨集》序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8-08-21

比日承君垂托,欲釆一序,以编一集,“辱墨”即其名也。余初闻之,辄心惊股战,盖自去岁至今,辍笔连旬,竟无一著,经典无所学、文字无所校,“辱墨”即吾实也。是以每蒙钧问,则戚戚然若牛尾见曳、隐绪被发,恐有以窥鄙腹之浅深也。而君不以余智短才尽,援余以敬,现余以诚,因请缀呶语、寄微意,愚议...

阅读(218)评论(0)赞 (2)

杂文论疏

文吧察贤暨劝学令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8-08-21

余闻「击辕之歌,有应风雅;匹夫之思,未易轻弃。」何则?盖太上未必自专,钟情正在吾侪也。于是国士抗思以运笔,不世而出焉;鼎司体仁以洽道,不疑而用焉。此周公汉惠之美谈,牛得无窃慕而景从乎?昔王子济之治教,文泰风兴,敝吧至于一振。后托余巨细,非视鄙质何如,止弗若是,则恐余顽块不砺、晚智...

阅读(222)评论(0)赞 (1)

杂文论疏

谏伐吕宋书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6-07-25

彼吕宋久觊边埸,今乃矫制法庭,谄附仲裁,明奉牒文,阴涎南海。于是官媒震动,庶民绎骚,攘臂顿足,必欲远诛,而窃伏惟未可也。 仆闻兵贵御侮,外掠则不祥,故明君不用,有德不处,不得已之所为也。昔姬、嬴两姓,志不在吞弹丸;高、武二帝,功不在讨胡越,盖好战而近危也。比世烽燹连岁,至于建邦,...

阅读(742)评论(1)赞 (3)

诗词歌赋

七治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5-12-13

园田子抱恙衔痛,久病不瘳,负步蹒跚,屈躯疴偻,以致行道远遁,举目无俦,乃杖策踽踽,往诣杏林子。 杏林子既察倦容、闻哕息、讫初诊、披药集,疑而问曰:“仆观足下色枯而目滞,呼缓而呴急,体孱而脊尪,象虚而脉涩。三魂相离,两肱相执,敢谘病征,其域何及?”园田子颓然避席,抚心告曰:“予之隐...

阅读(1686)评论(0)赞 (2)

杂文论疏

君子论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5-11-15

世道清平,体近大同,贵质无以颖脱,令声无以玉振,不常有君子之名。向使时俗浮薄,民望觖如,黎庶以慕风雅,寒门以尊恺悌,是有君子矣,故君子多显乎浇漓之世。 夫大人者,操持权柄,蹑居要位,俯仰登降,世之楷范也,百姓靡不察之,然后知疏而怨诽,观采而影从,讵可不为君子耶?鼎司君子则国治,祭...

阅读(1100)评论(0)赞 (0)

杂文论疏

易社序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5-11-05

时子嘉结社,延邀亲俦,余幸居其列。初,社名未拟。子嘉欲取诸《周易》,终难定选,率名之以“易社”。 每论与社友,仰观天文,俯察人事,莫不尽妙。然言及今之古道,辄喟叹曰:“慕之者无多,从之者盖寡。至若得之者,惟吾侪而已矣。”余意不然。 尝闻《易》曰三训:一曰简易,二曰变易,三曰不易。...

阅读(618)评论(0)赞 (0)

诗词歌赋

牛虻赋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5-11-03

有劬力之驽牛,在苍垠之青土。惜时运之不酬,婴虻虫而罹苦。效寡壮之膂筋,耘朝夕之畎亩。莳植稼穑,芟除稂莠。幼萌是听,参商是瞩。虽劳顿以形乏,恪忍德而益笃。 少焉,牛不胜扰,辍耕喟曰:“圣明弗福,靡攸存顾。黔黎多厄,嘉祥不驻。蕞尔蚋蚊,胡为悖忤?渟水旋生,寄躯害主。秽污是遗,精血是储...

阅读(871)评论(1)赞 (3)

杂文论疏

鄙链移心论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陈思酒友 发布于 2015-11-03

人之好恶,源物而本心,实常情也。好颂圣则恪礼,好击辕则近俚,未尝有优劣高下之辨。 今有嚼者,指摘兴味,诠次致趣,以为甲乙,始肇侪群之分。于是异己相谮以自显,同僚相诩以自多;赏寡和者非众乐,贵深奥者贱浅明。尝闻“文人相轻”,诚哉斯言!以文喻之,则巨儒不假捷才,国士不擅诗余,词宗不屑...

阅读(628)评论(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