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珠湖游记

 戊子之冬,阎公雅望,邀十数载之同好聚首旌阳,以迎旧友秦公。
 日出东山之上,诸君聚玄珠湖畔,执手唏嘘,嗟叹蹉跎,胜友若云,届不惑未得志。逝者如斯,未穷经已皓首。
 少焉,诸君列作其次,饮酒乐甚,觥筹交错,畅叙幽情,席间纵谈往事,讳论现状,不亦乐乎。 
 沐日光,品清茗,坐而论道,秦公深沉,阎公广博,蒋兄豪侠,于兄沉默,李春潇洒出尘,家荣口若悬河,郑女优娴雅致,吴江独享寂寞。
 嗟乎,念十里家山毁于一旦,虽未天涯沦落,亦有异乡异客之叹。
 东山不高,玄珠堪浅,然柴门酒肆,龙蟠凤逸之士风云际会,何敢天下为己任,当以布衣忧兴亡。
 古云:胜地不常,盛宴难再,故国千里,聚少离多,焉不催人潸然泪下,感慨系之矣!

–西蜀山客 二零零九年春东汽原曙光文学社成员聚会于德阳东湖山玄珠湖畔 

紫云居士注:玄珠糊在四川德阳,东汽即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戍子遭大震,损巨。

赞 (0) 打赏

2

  1. 班哥行文虽短,有苏子赤壁赋之遗风,高才也!
  2. 小弟宣言雖文友之會,系家國之嘆。“未窮經已皓首”,屆不惑而未得,小弟共唏噓也。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