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事故论

瓯越闽地历数代,皆处天子极目之外,远天子,眺庙堂,属蛮荒所,流民地,非战略之要冲,实政属之鸡肋。明为倭患扰,民风始昭悍。自清圈地禁海,土瘠民苦,多赴南洋营生。自民国始,民富然地贫。
华朝立。三闽地居台海之要冲,战事之前沿,恐蛋碎于巢,遂甘巢不置蛋。基建土木多年未筹。
革新三十载,瓯越及闽腹之黎民泼闯恳劳,兴发外贸,民间资本蓬勃而动,成举国首富之域。然数年间申城赴温州,非飞机则大巴,无人乘火车,何也?缘甬城已是铁路之末端,南向绝迹。温州铁路属金华之分支,若毛细之血管,承载渺限。甬台温闽无火车相通。世皆知吉祥航空,其奠者王均瑶名成于温州包机,亦同厦门航空,其势迅猛,皆因铁路之不便成就。
申城赴福州,若09年前乘火车,则车行经浙之金华,赣之上饶,入武夷,逶迤至榕城,需整昼夜。若09年而后乘动车,则经杭州,宁波,台州,温州,宁德,三时辰即至,榕城再南,与泉州,厦门又成一体,促成此路,民间资本功不可没。此路之晚成虽为众非议,然不拒此路实乃民之福,国之幸也。

西历2011年07月23日,辛卯年乙未月己卯日,农历六月廿三,天德(黄道)成日。黄历曰利结婚订婚相亲开业求财交易置业合伙搬家装修约会求子祈福开光祭祀安葬,万事大吉。利出行。
和谐号动车D301次离京至闽,适逢周末,客皆思归家亲聚之乐,晚酉时初刻,车行至温州双屿下岙,忽见杭赴闽D3115次停于车道,驶者潘一恒君果断弃生,以命刹车,然晚矣,刹那撞车尾,D301三车厢自数十丈高桥而坠,一厢纵挂于桥,飘摇欲坠,民如覆巢之卵,顷刻间,死愈四十,伤者百余。
自08年鲁地车出轨而遭撞之案始,此诚为第一要案也。然无先察否?高铁开通始,事故不断,前日有高铁因断电于高温下炙烤旅客数时,而不细查纠错,亡羊补牢,至于此重案迭发。此案归其责咎,部曰在于雷击。呜呼,一年之中,雷霆无数,一日之中,车次无数。动车历行五年余,无遇雷击否?盖此独首次否?若雷击之罪,则车覆人亡应不下千起矣,人咎何以罪天?然先车何以后到?本应京闽之车在先,何故在后。未解之。
绍兴杨峰丧其妻,其妻六甲在身,腹怀待产之子,同失其妻母,妻姐,甥女,须臾五亲殁亡,杨君披麻戴孝,肝肠俱断,其余生思及此,可泪断乎?
幼女伊伊失其双亲,然其亦险遭坑杀。伊伊尚幼,其余生念及此,可复乐否?
事发,须臾讯及全国,温州庶民群集皆赴医院献血,特警执意违命复检而救幼女。抢修民工困累至极卧轨暂休,然国部省诸官员住豪驿,思自保。其急令挖坑以埋厢,急抚恤50万元先受者重酬,不免疑之毁证灭迹,铁道部发言人笑以本不欲使之生者幼女之逃生为奇迹,以汝信否无碍吾信为托词佐证,遭记者围堵驳斥。此发言人诚草民之友也,其惟恐事之不剧,民之不怒,国之不乱,力促民愤磅礴,民怨日巨。曝部委之阴私于日下。动车高铁技术实为铁道部高价沽购德日而擅组,窃标为其自主研发核心技术,此诚觍颜无耻者为也,奈何国之重衙为之。
翌日北京暴雨如注,二日未歇,又夹雹而下,二十六日午后郑州乌云蔽日,白昼如夜。曰冤灵北上,无果,遂不禁泪漫京城,后返,行至商城,涕泪泻闸。数地突遭冰雹袭,民曰:六月雪,汝信否?无碍,吾信!
观坠桥下和谐号残骸,其和谐二字分外刺眼。先霸道,而后横行,行路仪态果然河蟹。
先行者占道拒行,令后行者无路可行,故和谐号覆,和谐覆落,社会何往?

赞 (0) 打赏

1

  1. 正爲士好文章!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