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思

炎炎七月,周而复始,学末又至,校园遂静。恍惚为人师表已三载,三尺讲台解译地层密码,仍然疑虑重重,一无所获;夜半三更长叹人生苦短,迄今孤家寡人,毫无进展。愧对亲朋好友谆谆教诲殷切期望,更有负学院五斗米,竟落得一幅孱弱躯体。行业楷模、道德模范,空空如也,实在惭愧。
遥想当年,亦怀鸿鹄之志,亦有会当水击三千里之势,俱付笑谈中。如今偶有忆初心,渐行渐远;诗与远方,纯属扯淡。
问询南来北往之客,生活茫然,何如?其必曰:唯有“两学一做,继续教育”,能安汝心。今虽跌至低谷,权且夯基固础,重拾初心,继续前进,待羽丰翼展之时,必起于董志,逐鹿于陇院。力若霸王举鼎兮势如破竹,气若朝阳初升兮霞光万道。世之性情者独郎矣,而世之贤达女子微斯乎,呜呼,吾谁与归?
凌晨

赞 (4) 打赏

1

  1. 山野村夫
    山野村夫夜半小作,聊以慰藉。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