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土不服

恶心、胸闷、头晕,此非水土不服之症状耶?吾有幸而遭此罪。吾正处于县人民医院里,新大楼呼吸内科一病区是也。此处处十五楼之高,前俯后看,可观开县新城建筑之大略也。本应心旷神怡,奈何呆于病房之中,关门闭窗,处众呼吸疾患病人之中。其空气之不新鲜、含病菌之多,稍思即知也。只耐守护亲人住院,亲而奋身不顾也。心中暗言于己:且忍,无他,乃水土不服耳。
吾生长于开县,三十年有余矣,若言亦有水土不服之感状,必引他人笑也。然虽同县,乡下水土果与城里相同乎?鄙人不得而知也。只知乡下喝山泉之水,而城中喝自来水。水异也。只知乡下之土可以长木生粮,而城里之土只见见于林苑之中,汽车载运而来。土异也。由此而观之,乡下之人来到城里,城里之人回到乡下,所处环境异者大矣,不同之处众矣。由此而言有水土不服之状,他人亦不可笑矣。
咋思前日入院之时,几度寻而不得医院之门,本已熟悉很之医院,奈何已被路障遮掩其大门前通道,吾几辗转而不得入也。终过时间,几欲徘徊回去,却又想起旁边还有一门,不知能通否?
终以旁门而入,上楼而下视之,乃知医院大门前之大广场已被掘成大坑,盖有几丈深,钢筋遍布、吊塔林立,搞建修也。
吾愈见愈惊,回想以前此广场,石砖平铺、线条直横,花木草树、高低成趣,景观灯布、电缆埋地,皆是花大资以建也,未始使用太久,瑕疵尚无,奈何现在已被全体挖废矣。
以此想至全城,此类事情何止百千,乃是前人所诉之浮费弥广者也。痛不忍诉,水土不服、水土不服也!

2015.01.31

赞 (0)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