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吾族理事会书

小子于今冬丁亥月丁丑日,过牛形山,谒家庙,见家祠规扩一新,庄严肃穆,嗟叹烈祖宗功之闳廓,亦称道吾族理事会之有为。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祭礼于吾族人之意义,无须小子多言。

然则余於两事有惑,谨就事论事,愿陈之如下:

其一者,余见祠前厅之右捐资芳名碑上,“承轩” 公之名不确矣。承轩公不知何人芳祖,考之,原系“承缣”讳名之讹误。我承缣公为承绶公幼弟,同出菖蒲堂克坽公名下,绶公行二,缣公行六,今菖蒲堂支祠谓“二六享堂”者,为绶公缣公所共飨。碑铭之名爰有误耶,吾等后人当自认自祖,匪寄他人名下为后昆也,烦请理事会将“承轩”勘正为“承缣”为感荷。

再者,见之烈祖神主位,吾迁浏七世祖有瑾、有瑜、有璋三公之祖位次序,列序亦误也。当前之神位次序,以有瑾居左,有瑜居右,而有璋居中,实在太过谬矣!

维有瑾公字孟熊,有瑜公字仲熊,有璋则季熊公也,同出应升公讳君腾名下。此三人者,以道德文章称著于当时,时人美其名曰“陶家三凤”。然则一家手足,兄弟三人者,以孟、仲、季别之,则孟长子也,仲中子也,季幼子也,长幼顺次,井然有序。见之家乘世系,及家庙祖位之排列次序,则皆先自“孟”起,递以“仲”承之,再次“季”也。譬如掌之五指,先有拇指,递为食、中、无名三指,小指附其后,吾但见中指居其中者,犹未见小指居其中也,何也?天地造化生成之理也。今家庙神位之设,次序不以“孟、仲、季” 递之,而乱之以“孟、季、仲”,何也?余甚惑之!

吾中华文明之邦域,教化俗美,宗庙辈次班列之规则,载之于宗法典制,自古备焉。《礼记·祭统》:“夫祭有昭穆,昭穆者,所以别父子、远近、长幼、亲疏之序而无乱也。” 家庙之修,乃以辩昭穆、崇明祀也,长幼昭穆既不分殊,祀典不尊崇,则祀事不谐当而乱生焉。吾家庙神主列次之乱,既有悖天地造化生成之理,又违周礼典籍昭穆之伦,亦废先祖长幼亲爱之道,呜呼!斯可谓坏典忘祖乎?其后人可谓孝悌乎?

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夫明伦尚孝,风俗之良。小子不敏,为人子孙,不忍见高宇庙堂之下,秩叙之悖乱,彝伦之有失。故恳请吾族理事会以正神位次序,宜循天理,尊典制,别长幼,乃使孟、仲、季各列其位,使先祖“君子所居而安者”,神人欢喜,则孝莫大焉。

                  庆齐字腾芳 庚寅年梅月穀旦(西历2010-11-25) 于长沙

赞 (0) 打赏

2

  1. 茶杯故恳请吾族理事会以正神位次序,宜循天理,尊典制,别长幼,乃使孟、仲、季各列其位,使先祖“君子所居而安者”,神人欢喜,则孝莫大焉。 -------- 最后一段写的太好啦! 有中华含蓄之美,不开门见山,把自己的意见慢慢铺陈出来,很喜欢这种中国风。
  2. 钟华恩,确实如此。 让人信服,也能看出做人做事情的道理,这就是文章的最高境界!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