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复兴论

方今中国,谓科教兴国,其绩也卓。蛟龙潜渊,神舟飞宇,科创之属,不胜枚举。

夫科技之进,固兴国之由也。然科技、人文二者,焉能偏废?欲求国之强,非唯科技之盛,亦在文化也。故曰:文化复兴,强国必由之道。文化复兴者何?传统文化之复也。

嗟乎!时下世风趋滥,人心不古,可知矣。观乎当世:争利逐欲,弗择手段,媒体娱滥,影视黄泛,文学之风,渐入穿幻。至于网络:网语盛行,秽言遍持,取之于网,兼用于世,言之图快,不得其止。诸事诸行,未可胜道!传统道德之存,未之见也。长此以往,吾恐吾中华沦于蛮秽之地。故今者,复传统之德,切之甚也,无容缓也。

然何以复传统之德者?吾必言:欲复其德,先复国学。国学者,经史子集也。经为之本,其理之存,教人以德。论语曰: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是言也,谓以德导民,知耻而归正,信至理也。故以德治国,世风必趋正,其正也人心得其正,非畏刑矩故正也。何谓德?仁义礼智信也。孟子曰: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至圣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观当世诸不善,其不亦人之失仁义礼智信者欤?国学其兴亟待矣!

或谓:国学曷以兴?吾必曰:欲复兴国学,先复兴文言。谓复兴文言,乃归其于书语之正统。夫五四以降,白话兴,文言废。今者,白话文之天下也。盖胡鲁之属,兴新文化运动,解封建之束缚,崇西方之民主。彼非常之时,为此理固宜然,不虞者,其乃罪及一切之传统,以宣之便,曰:我手写我口,倡白话而废文言,此何其过也!文言者,自古书语也。昔仓颉造字,每字蕴意,圣贤作书,咸以文言。文言者,汉字为基,其辞也约,其旨也大,故致圣贤之德,明理于心,存理于深也。文言者,简而易诵,畅然有势,固载道承德之必以,欲章流长之必用也。兴白以来,国人语力渐弱,圣贤之作束之高阁,视如天书,浅俗之文揽之其怀,以为至宝。不惟圣德不明,反为滥文食性。网文之下,乖势渐长,穿越玄幻,泛已成殇。凡此,俱白话为祸之烈也。无乃白话运动之贻害耶?白话之兴,文言之废,断吾传统之流,截我文化之脉。终致国学不传于众,道德不明于人,何其悲也!故曰:文言归乎正不容怠也。

或曰:文言之复,非朝夕之事,今国人通文言者寡,复书语,欲速,难达也。曰:此言得之,文言之废也久矣,欲其复书也难矣。然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愚公移山,终将成也。今宜重文言之教,幼必训之,且使学生作文以文言。潜移默化,假之以时,书语之复可成矣。或曰:复文言书语,则止书白话耶?曰:不尽然,文言为本,白话为辅,文为书语,白为口语,戏说之属,可以白书。

故文言者,文之始,书之本,国学之源,德化之由也。文言之复,文化复兴之始,道德复归之途,中华复兴之道也。

故欲强中国,必先复文化,欲复文化,必先复国学,欲复国学,必先复文言。文化之复,文言之复,我辈之任。勉乎哉!竭吾侪之全力,复华夏之文言。
(时壬辰年闰四月十六,公元201265日,文言阁主(各倾陆海)作)

赞 (3) 打赏

3

  1. 梦是梦
  2. overwhelming1愚以為, 自漢以降, 文字幾無所更, 然自中共興, 遽易之以簡。夫漢字者, 漢文之本也, 豈可因一時之便而輕易之邪?且正字之於國人, 固易於文言也。故愚竊欲為先生補之:欲強中國,必先復文化,欲復文化,必先復國學,欲復國學,必先復文言, 欲復文言, 必先復正字。本網站之欲興中華, 復文言, 竟以簡體為本, 此愚所以不解也。
  3. 厕愚两位仁者所言极是。祈人人明此真知灼见,复兴国文,国字。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