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哀公本纪

刘少奇,湖南宁乡人,1898年生。父寿生,母鲁氏,生子四,曰:绍源,绍远,绍达,绍选(少奇)。寿生有田60亩,持家勤俭,粗通文墨,四子皆入学。
1913年,少奇入县学高小。
1918年,冒名入长沙育才中学。未几,五四运动爆发,匆忙奔北平,欲赴法国留学,事不果。
1920年,赴上海,入共产国际所办之外国语学社。未一年,与任弼时等经海路赴苏俄。
1921年,六月,至莫斯科,入东方大学。是年冬,始为中共党员。
1922年,夏,谒陈独秀于上海,受命返湖南,湘区书记毛泽东(润芝)命其旋赴安源路矿,以助李立三。先是,润芝亲至安源,命立三发动罢工,成效初现。九月,以立三为总指挥,因少奇初至,不为当局所知,遂为谈判代表。罢工大胜,少奇声望初具,娶工人俱乐部子弟学校教员何宝珍为妻。宝珍,道县人,尝求学于衡阳三师。
1924年,长子允斌生。
1925年,至上海,为总工会主任。
九月,工会为当局所封,少奇携妻返长沙养病,为省长赵恒惕所执,全国总工会等通电声援。
1926年,二月,少奇获释,即奔广州,代理总工会委员长。
十月,北伐军克武汉,少奇兼省工会秘书长。
1927年,一月,武汉数十万众罢工,英夷丧胆,汉口租界由是得还。
三月,长女爱琴生。
四、五月间,沪、鄂相继清共,少奇始为五大中委。
1928年,为中央特派员,驻天津,兼理山西等省。
1929年,转赴奉天,为满州省委书记。
八月,为煽动工潮,于奉天纱厂被捕,一月乃得脱。
1930年,三月,返沪。是岁,次子允若生。
1931年,六届四中全会开于上海,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未几,政治局委员顾顺章、总书记向忠发被捕投敌。
1932年,临时中央迁瑞金,少奇亦赴苏区。
1933年,宝珍于上海被捕,次年就义于雨花台,年32。
1934年,为福建省委书记。
十月,红军主力长征,为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历一年至陕北,娶谢飞为妻。
1936年,至天津,主持北方局,化名胡服,煽动学潮有成。时中共党徒在押于北平军人反省分院者甚众,少奇以为可令其履行狱方之反共手续,奏以闻。总书记张闻天曰可,依此出狱者凡六十余人,安子文、薄一波、杨献珍、刘澜涛等皆在列。
初,杨开慧、伍若兰亦被捕,当局许自新,惟以离婚相逼,二女皆不从,慷慨就义。开慧,润公之妻也;若兰,朱德之妻也。
太史公论曰:“杨柳轻飏,大业十载有成;永不翻案,恶果百年难消。”刘少奇之右倾机会主义,于斯为极!
1937年,赴北平。未几,平津沦陷,北方局迁太原重组;少奇为书记,杨尚昆为宣传部长,彭真为组织部长。
1938年,返延安,送子女赴苏联。
冬,改授中原局书记,赴华东。谢飞独留党校,寻离婚。初,少奇之在天津也,组织部长柯庆施妻来访,及归,日暮天寒,谢飞借以皮衣。少奇知之,大怒,以为有去无还。次日,柯妻即登门致谢,飞由是鄙少奇。
1939年,会徐海东、彭雪枫、吴芝圃等于皖东。
1940年,令新四军叶飞部挺进苏北以诱韩德勤来攻,许以固守七日为期。
六月,润公、朱德下令,华中各部俱受少奇节制。
叶飞以一团之众守郭村,少奇所调各部皆不得至,陈毅五内俱焚。幸李长江所部之中共秘密党员陈玉生等率众阵前起义,叶部转败为胜。未几,陈毅与韩德勤部战于黄桥,大破之。
十月。八路军黄克诚部克盐城,两军会师。
1941年初,新四军于皖南大败。即以陈毅为代军长,少奇为政委。
三月,与军部女兵王前结婚,年16。少奇年已四三,而告以廿九,且屡出金饰以悦之,盖贪污地下党经费之所得也。一日,前于室内编织,少奇怜之,曰:“汝劳作于此,孰人得见。彼刘英者,张闻天之妻也,每日必下伙房。外示劳动之姿,内得美食入肚。勉之”!前生女涛,与少奇离异,改嫁聂真。真,元梓之兄也。
四月,并中原、东南两局为华中局,以少奇为书记,饶漱石副之,曾山为组织部长。
1942年,少奇返延安以筹七大,命漱石代理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漱石资望浅,事少奇甚谨,由是得幸,位列陈毅之上。
1943年,政治局委员天各一方,会议难成,乃设书记处以应急务,推润公为政治局、书记处主席,有便宜行事之权;少奇、弼时为书记,盖相互援引之故也;加少奇军委副主席。
七月,少奇著文,盛赞毛泽东同志之思想;次日,王稼祥首倡毛泽东思想。
十月,整风。润公为主任,少奇、康生副之。
1944年,六届七中全会开。以毛刘任朱周五人为主席团,代行政治局、书记处之权。
1945年,七大开,五人皆为书记处书记,推润公为中央主席。另有政治局委员13,中委33,候补44。
八月,日寇降。润公、周公赴重庆,与当局共商国是,少奇留守,代行主席之权。
1946年,颁发《五四指示》,废弃“减租减息”,实行土地革命;少奇主其事。六月,内战爆发。
1947年,胡宗南以二十万众击延安。毛、周、任留陕北,刘、朱赴华北;七月,至西柏坡。
十月,颁布《土地法大纲》。
1948年,并晋察冀、晋冀鲁豫为华北区,少奇兼第一书记。
三月,娶王光美,年22。 先是,与前离婚,继娶王建(年25),未几,以为精神病,送东北。光美,天津人,辅仁大学校花,尝为中共军调处翻译,其家甚富。
1949年,林彪率部克平、津,时天津百业萧疏,工人失业。少奇至,谓资本家曰:“汝等剥削无罪,办厂有功”,于是人心初定。
五月,光美生女平平。
六月,与高岗、王稼祥等赴苏联。
九月,政协会议开,推润公为中央政府主席,以少奇、朱德、高岗等六人副之,周公为总理;改元,定都。
十月,开国大典,润公即位。
1950年,创办人民大学。主持镇反、土改。
1951年,主持工资调整,巡视四方。
1952年,赴苏疗养。征高岗为计委主席,邓小平为副总理,饶漱石为中组部部长。
1953年,财政部长薄一波主持新税制,物价腾涌,抢购成风。上大怒,切责之,事及少奇、周公。高岗窃喜,以为上有废刘之意,遂批薄射刘。未几,中组部副部长安子文私拟政治局委员名单,高岗以告漱石,乃结盟。
1954年,四中全会开,高饶事发。高岗四出游说,谓刘、周为文官专权,邓小平、陈云等奏以闻。上熟读史书,以为马上得之不可以马上治之,遂疏高岗,欲罢为中委,外放陕西。少奇等穷逼,岗性烈,不堪其辱,自杀。漱石除名。初,少奇之离新四军也,欲分陈毅之权,遂不次拜除。及漱石入朝,以为少奇见怒于上,乃叛刘而附高。少奇自食其果。
九月,颁布《宪法》,一届人大开。上为国家主席,朱德副之;少奇为委员长,周公总理如故。
1955年,高、饶既败,少奇权重,上加林彪、小平政治局委员以分其势。
1956年,苏共开二十大,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反斯大林。
工商业改造完成。时财政赤字,物资短缺,周公主张反冒进,少奇以为可。上不悦,周公检讨。
六月,波兰内乱。
九月,八大开。以刘、周、朱、陈云为常委、副主席,邓公为常委、总书记,另有政治局委员17,中委97。时苏共反个人崇拜,少奇等以为然,遂不提毛泽东思想。上颔之,然心有不甘。
十月,匈牙利内乱。
1957年,罢工、罢课,人民内部矛盾,整风,反右。
1958年,总路线、人民公社、大跃进,是为三面红旗。
五月,五中全会开,加林公政治局常委、副主席,柯庆施政治局委员。
八月,上幸徐水,县委书记张国忠不以实对。自是,浮夸成风,至有称亩产逾万斤者。 大炼钢铁,超英赶美。
1959年,二届人大开。上年老,好玄思,不喜会客,尤厌繁文缛节,乃以少奇为国家主席,朱德为委员长。
大跃进名不副实,上欲纠左倾之弊,会诸侯于庐山,国防部长彭德怀上书,以为大跃进得不偿失,且多不敬之语。上大怒,群情激愤。少奇拍案而起,斥之曰:“与其汝篡党,不如我篡党”! 化纠左为反右,德怀以政治局委员就第,余皆免。诏以林公为军委第一副主席、国防部长,贺龙为第二副主席。
1960年,农业减产,用度不足,人有菜色。吴芝圃主政河南,饿殍遍地。
七月,苏联撤专家,中苏交恶。
1961年,九中全会以调整巩固为方针,大跃进名存实亡。少奇视察各地,省亲,调研。
九月,蒙哥马利来朝,以储副事问上,上告以少奇。
1962年,七千人大会开,上数下诏罪己。先是,上闻举国大饥,竟七月不食肉。为求畅所欲言,上曰:“白天出气,晚上看戏;两干一稀,大家满意”。少奇发言,以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于三面红旗多有微词。上不悦,谓左右曰:“两干一稀,全是放屁”!独林公保驾,以为彼等曲解上意。上甚慰,会毕,即发京师。林公亦告假。少奇等不之觉,又主持常委扩大会(西楼会议),复以陈云主财经。少奇放言曰:“左倾多年,何妨一右!”
未几,《修养》发行,少奇1939年之旧作也,其言多高而不切。
八月,十中全会开,上重提阶级斗争,批单干风、黑暗风;少奇检讨。
岁末,经济触底反弹,形势好转。
1963年,四清,五反。王光美化名赴河北抚宁桃园大队,为四清工作组长,扎根串连,以为农村干部多四不清,自杀者颇众。上不悦,命江青主持现代京剧,由是结张春桥。春桥,山东巨野人,时为上海市委候补书记,1958年以《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一文知遇于上。
1964年,少奇主持四清,鼓吹“桃园经验”,命各地仿效之。
七月,设中央文化革命五人小组,以彭真为组长。
十二月,政治局扩大会议开,少奇以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之根本,惟在四清与四不清耳。上不以为然,言犹未尽,少奇即发言;邓公谓上曰:“此等琐事,何劳大驾”。上大怒,居数日,持《党章》、《宪法》赴会场,切责之。刘邓皆惧,检讨;上意不解,始有废立之志。
1965年,三届人大开,三公皆如故。钦定《二十三条》,整当权派。
三月,车驾发京师,会诸侯。
四月,江后至上海,联络春桥,密谋反击。
十一月,姚文元《海瑞罢官》见报。
窃听器事发,上大怒,即出中办主任杨尚昆于广东,以警卫局长汪东兴代之
十二月,书记处书记、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罗瑞卿罢官,以杨成武为代总长。上疑瑞卿通款于彭真、贺龙,遂黜之。
1966年,彭真以《二月提纲》呈上,忤旨;即命江后谒林公,于军内开文艺座谈会,发《纪要》。
三月,少奇出访三国,月余乃归。
四月,黜彭真,北京市委土崩。重设文革小组,直隶于政治局常委,以陈伯达为组长,江后、春桥副之。
五月,政治局扩大会议开。
十六日,《通知》下,文革初始。
十七日,康生妻曹轶欧至北大会聂元梓。
十八日,林公发言,告以警惕政变。
二十五日,元梓首贴大字报。
三十一日,陈伯达进驻人民日报。
六月,少奇派工作组进驻京师大、中学,以经委副主任叶林为清华工作组组长。
十九日,清华工程化学系蒯大富反驳工作组,少奇命王光美为顾问以助叶林,大富由是怨之。
七月,车驾次京师;少奇即往请命,上不见。
二十六日,传上谕,撤消工作组。
二十九日,万人大会开,少奇发言,以为老革命遇新问题,又曰:“如何革命,无人晓得”。上不悦,自后台疾步而出;万众起舞,山呼万岁,少奇汗颜。
八月,一日,十一中全会开,少奇检讨,上切责之。少奇亦怒,曰:“不过下台而已,吾不惧也”!上大怒,五日,作大字报数之曰:“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混淆黑白,颠倒是非,用心何其毒也”!
六日,命林公返京师与会。
十二日,改组中央,少奇以常委就第。
十八日,幸天安门,检阅红卫兵。
秋,少奇检讨者数四,欲辞职,周公告以人大之故,不可令组织为难也。事遂寝。
十二月,春桥召见蒯大富于中南海传达室,授机宜。大富聚众五千游行,公言打倒刘邓。
于中办内设王光美专案组,公安部长谢富治主其事。
三十一日,江后召见刘涛,涛亦贴大字报反少奇。
1967年,一月,中南海造反派围攻少奇。
十二日,上召见少奇于大会堂,温言慰抚之,少奇又以辞职罢文革为言,上不悦。
三月,增设刘少奇专案组,周公为组长,江后主其事。
章士钊见时局日非,致书少奇,其略曰:“今外间之所言,姑不论是非虚实如何,公应执持百鸟不噪空窝之确信,取法廉颇向蔺相如肉袒负荆之诚意,亲诣润公之门谢罪,举一切谰言毁语以自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钊敢言,润公乐于公之有此一举,惟公先图,利之国家。幸甚”。不报, 又呈封事于上。上飞白答曰:“惠书敬悉。为大局计,彼此心同。个别人情况复杂,一时尚难肯定。尊计似宜缓行。”士钊乃不复言。初,上微时,为新民学会留法勤工俭学事赴沪筹款,士钊名流,募捐得大洋两万,尽付之。未几,中共一大开,湖南党团势盛,士钊之功也,故上引为平生知己,除中央文史馆馆长,圣眷之隆,当世无比。
四月,十二日,清华大学揪斗王光美。
十四日,少奇贴大字报于中南海,造反派粉碎之。
七月,造反派勒令检讨,少奇手持《宪法》以拒之。
十八日,造反派揪斗之。
八月,五日,揪斗少奇夫妇,令子女旁观。少奇鼻青脸肿,光美挣脱,欲携手,造反派群殴之,自是,夫妻永诀。
九月,十三日,王光美被捕,所生子女四,皆令离家,艰苦备尝。独少奇见囚于第。未几,长子允斌卧轨,长女爱琴入牛棚,次子允若入狱。
1968年,少奇染疾,神志不清。未几,专案组结案。
九月,江后曰:“刘少奇乃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大特务、大反革命,五毒俱全”!
十月,十二中全会开,少奇永远除名,惟中委陈少敏辞以疾,举半手。
1969年,七月,少奇病危。
十月,中苏交恶,始备战,京师大疏散。
十七日,送少奇至开封,医治不力,病危。
十一月,十二日,卒,年71。次日,以刘卫黄之名火化。
1976年,九月,上崩。
十月,汪东兴率兵发难,囚江后,拥立华国锋。越一年,邓公复出。
1980年,十一届五中全会开,邓公实操国柄,为少奇平反。
五月,遣使赴开封取骨灰,于京师礼葬之。
十九日,光美等遵遗嘱,撒骨灰于海。

太史公论曰:

初,皇太子见光武帝勤劳不怠,承间谏曰:“陛下有禹汤之明,而失黄老养性之福;愿爱精神,优游自宁”。帝曰:“我自乐此,不为疲也。”故开国之君,其锋不可触也。又,翰林待诏山阴王叔文善棋,出入东宫,娱侍太子。叔文谲诡多计,自言读书知治道,乘间常为太子言民间疾苦。太子尝与诸侍读及叔文等论及宫市事,太子曰:“寡人方欲极言之”。众皆称赞,独叔文无言。既退,太子留之,叔文乃进言曰:“太子职当视膳问安,不宜言外事。陛下在位久,如疑太子收人心,何以自解”!太子大惊,遂大爱幸。呜呼!少奇之不学也!不修《通鉴》之正果,另立《修养》之邪说,其家破人亡者,何足惜哉!

赞 (1)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