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列传

彼女本姓李,名宇春,无字,蜀中成都人氏也。比其诞也,其祖甚爱之,惧其夭也,曰:“贱名好养。”遂名之曰愚蠢。及长,祖悔之,乃更其名为宇春。自小好歌,尝于其私塾之堂歌之,收效甚佳,遂决意以歌为业。
  公元二00五年,湘卫衙门等召开“糙女大会”,意欲求善歌者以荐诸江湖。春闻之,欣然前往,遂成其帅业。比及春登台而歌,听者及判官皆惊。判官相视而对曰:“是男子乎?”春遂就川中糙女王之位,当下赶赴长沙城,欲争天下第一。时民间有数十万之众者,皆为春之艺所叹服,遂自成一帮,号为“玉米”,争寄书信至长沙,为春求天下第一之尊位。判官见书信如雪片之多,大惊,不敢造次,乃批春为天下第一。玉米帮闻之大喜,皆曰春帅甚,乃就其天下第一之本也,遂争相跪拜,称之为宇春大帅。大帅乃成都人也,遂号曰“西帅”,又亲民,遂又号“春哥”。识者闻之,皆说,曰:“春既为帅,吾男儿蹴鞫有望夺杯焉!南帝可夺金球焉!”
  后一日,当众歌爱尔兰之歌,歌名曰“行尸走肉”,盖诉战之罪也。大帅歌之,甚欢,而玉米帮亦倾倒。爱人闻之,大不说,曰:“是诉战乱之罪之歌也,汝是何人,竟敢笑而歌之!”有玉米帮之人闻之,对曰:“大帅予吾众以欢乐,与汝何干?”爱人大惊,退而思大帅之境界,赧甚。
  次年,春帅赴英伦,伦之官器之,春甚自得。又将赴台北。台北之主乃绿帮之东独阿扁也。扁深畏春将号令台之玉米帮而夺其权,乃嘱春曰:“毋得言语!”是日,春驾临台北,台北之玉米帮皆迎之,然春终不语,玉米帮大不悦,已有诛杀东独之意。后几日,春与台之天王周杰伦共歌于台,台人皆服。后二年,东独不臣,大帅振臂一呼,台人皆起,生擒东独而后毙之,遂迎大帅于台。变起仓卒,日美诸帮皆无暇造次。大帅遂驾临台北,乃成就统一大业。复请巴西蹴鞫队来台。比及台北与巴西鏖战,大帅亲临观战,以葡语歌之。小罗闻其声,捂耳而奔;阿德闻其声,射球而球飞;迪达闻之,跪地而泣。台北遂得大胜,队员皆敬大帅之能。
  居一年,自大帅而外无人敢歌,歌乃绝;居五十有五年,大帅仙逝。观音见之,思己本男子也,遂以春为传人,禅于春,自戕。
  太史公曰:“人尝言大帅无才无艺,此大谬矣!君不闻:成都张海豚凭灵魂而歌,广州周大笔凭技巧而歌;安徽纪翅膀凭勇气而歌,成都何宝贝凭热情而歌,而大帅凭书信而歌。此四人者,竭其所能而不能夺魁,而大帅不施其能,即服万民,岂可相提并论哉?大帅能无为而治,不可谓不罕也。苟非世外高人,无得评之!”

赞 (0)
幸公褒美是文,何如传示诸友? 更多

评论 3

  1. 广府王君哈哈,这个也太搞了吧
  2. zh70zh佩服之至。
  3. 新用户180419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周永康判了,他的重叠机构一丝一毫没倒。维稳不撤,依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