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乎?

 宠不喜 辱不惊,此境界可达乎? 既达又以何准。吾未悟此大理,信乃天命而不可违。

   日,遇事,以热心予以待(SI),不曾竟危及吾身。鄙人之魂,呈神游太虚状,黑映于目,辨音之力渐没(MO)而至寂。身历其境,却无所动,想倒地而休,无顾家人,无顾朋友及无顾当时之况。吓人也,其却无法。只尽言之力 激脑,感而不能有答。吾信之寿阳也,稍时有感。似此前之危症状倒放也。此时身汗之,额亦汗而冰之,口干而燥。要水,却无之。鄙人汗矣。

虽逃数劫,感身处于世 系何事而为之。

赞 (0) 打赏

1

  1. 紫云居士闲情小文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