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和塔记

庚子年鼠四月,栖寄杭州,郁郁抑抑。携伊人兰氏,游西湖山景。虎跑至六和四余里,骑乘而往。期间不慎,吾伊因路阶雨润苔欲生,至车痕打滑仰天翻。及山前,生口恶,滋不快。

哄而拾阶,见六和塔哑色斑驳,颇有岁月。见立曰:国之文物也。绕入塔门,石级木梯转陡而上,俩扶壁刻划满档。可视,乃游人之笔也。出廊口,有光入,白底隐隐有图,及之处轮廓,盖有神画,顾游人所损,覆护。

逐楼登塔,景远次第,下有游孩嬉乐,上有徐风抚铃。低层倚窗凭眺,听喜乐音色,俩人相照自得。高层有廊稍斜摇坠,吾近甚怯,想乃敬禅地矣,何惧之有。放量而去,更得阔达。顶廊无垠,主景有二,一方望江,可眺新城雄伟;一方平冠,可看山峦青绿,颐心陶情。

登罢,园中有碑栏著史可阅。

猫&仙

2021年9月3日

赞 (0) 打赏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