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二胎

改革初,天朝生民九万万,庙堂有国将不载之忧。乃收束闺闱,筹谋繁息。令曰:“夫妇一产而已。”立为国是。
后数十年,为求胤子,家破人亡者时有之。

今我朝百姓十四万万矣。民以养息大费,或患之而不嗣。国有未兴先老之虞。乃缓前令,曰:“ 夫妇可二产矣。 ”
天下哄然。

或问:“可谓朝令夕改乎?”

曰:“不也。法行三十余年,不可谓不久矣。况庙堂法度,一贯于今。”

问:“是何法度?”

答:“党指挥枪。”

或曰:“此令何来太迟也!”

曰:“不迟矣。”

问:“有说乎?”

曰:“有。苟来迟,其必曰‘一人拒绝多生,阖村人工受精。’岂能温良如此。”

–《天朝笑林拾遗.2015卷》

赞 (1) 打赏

1

  1. 干爹坏死了非常感谢啊!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