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论疏 第29页

文言之杂文论疏

蟋蟀王评传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10-12

  盖网络之出,实乃人类发明之极品,交通于无形,捷便于须臾,寰球为之盈缩,天地为之无间,此诚兽猿以来未之有,人世万年精粹者也。     然则此物之于我朝,颇有异于欧美之大用者,在乎腹诽之公然, 谤议之明载,世所谓论坛者也。隐百家之姓于虚无,披马甲之号于战阵,大曰者论天地之混沌,中...

阅读(1641)评论(0)赞 (0)

皇嗣州迪评传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10-12

爱新觉罗.州迪氏,前不见于皇族谱,后不闻于遗孽碑,近者,忽于粤省掘之出,坊间报曰:此公居常垂独辫,衣明黄,自诩乃前清某亲王之后,宣统废帝之血亲也。坊间娱记追腥逐臭,市井愚夫涕唾击掌,谓皇嗣血胤尤在,无非北宫南移者也。

阅读(1488)评论(0)赞 (0)

讨砸坟暴徒檄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10-12

近者,郭姓、邬姓二教师,手持铁锤,千里奔袭,于夜黑风高之际,潜入荒村王氏墓园,砸王直碑,毁芳名碣,以泄其对汉奸之愤,彰爱国之忠也。报章揭载,舆论大哗。   夫为人之师者,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之谓也。郭、邬二人,学高者乎?

阅读(1670)评论(0)赞 (0)

古文论杨振宁公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10-12

杨公振宁,米国学界之老骥,华裔匠作之泰斗也,青壮西去,摘金夺银乎红番,耄耋东归,颐养天年于水木。中西壁垒跨之,则米国铁券乎优渥;中华供奉乎清吉。将军之女妻之,则伴侣一生先逝,水木清华冷寂。     未料杨公惊爆老喜,甲申猴闻之晕死树下,乙酉鸡见此伸脖噤鸣,以八二连理乎二八,残躯共...

阅读(1676)评论(0)赞 (0)

医改评传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紫云居士 发布于 2006-10-01

 盖“医改”,国朝鼎革医疗之谓也。医疗也者,民生之死活,朝纲之基业者也。寰宇之内,族不分黑白,国不计大小,此活人之业,起死之司者无不备焉;则疗救之馆养良医,灵丹之贮备不时,救死不计贫贱,扶伤岂视金银,四海同一者也。   国朝草创之初,虽有百废待兴之危,然则医业颇得垂注,草民稍沐天...

阅读(1313)评论(1)赞 (0)

世界杯黄健翔疯狂解说文言文版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0爱文言网友 发布于 2006-09-27

和谐三年,值万国蹴鞠英雄大会,诸侯齐聚于欧罗巴洲德意志国,国台拔擢翔为游览使兼解说专员。时意大利国遣精骑二十余出战,皆有奇技而美姿仪,翔实爱之;所与对阵者,澳洲也,皆黥彭辈后嗣,翔所不喜。心生好恶,持论自失公允。

阅读(1668)评论(0)赞 (0)

三峡大坝疏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8-31

丙戌年五月二十日,(2006)三峡高坝筑成,长江从兹为我朝所困焉。一坝横亘南北,大江截为东西。伟业出乎盛世,风流还看今朝。竣工之期,工人匠作等得八分钟之小庆,而无大员莅临也。       盖大江截流之议,虽秦皇汉武之猛烈,临大江而敬畏;唐王太祖之英聪,跪大河以匍匐。大禹治水以降,...

阅读(1505)评论(0)赞 (0)

世界杯怀红衣教主文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紫云居士 发布于 2006-07-30

唯此战斗不易之年、魑魅横行之日,教主归隐之时,红衣教主门下走狗红色力量,仅以群芳之蕊、鲛绡之透,略陈孤陋,怀念教主曰: 六月四日一别,至今匆匆竟又逝去六天有余。期间吾东奔西走,上下追查,,仍无教主之痕迹。教主之为人,金玉不足言其贵,冰雪不足言其洁。抚今忆昔,教主之一笑一骂,记忆何...

阅读(1349)评论(0)赞 (0)

劝周之金君从善书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7-30

有京师大学堂生员周之金者,不忿先生于授课之际释马教,上蝇头小纸诘难之,先生据实驳辩,周当堂无语,气结于胸,夜不能寐,竟于夜半上书今上,摹描先生举止,痛诋师长言行,形同告密,类乎进谗。又作煌煌大言万余,涕泣先帝之不再,危言盛世之必衰,哀叹马教之强弩,窃望龙廷之垂青。

阅读(1419)评论(0)赞 (0)

网络侠客列传之“资料”评传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7-12

盖网络江湖之名万,隐百家之姓于幕后,现突兀奇诡于台前,是以境由心生,情由境起,名万各有其妙,马甲异彩纷逞。江湖走动,所遇无非神交,战阵恶斗,胜败多付虚拟,原不可以名万之意而度人料己者也。     然则“资料”者,名副其实之资料客者也。

阅读(1512)评论(1)赞 (0)

雨后听蛙记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0爱文言网友 发布于 2006-07-08

午,雷雨作,及夜沥沥淅淅。忽忆未几某日,暮亦雷雨,余短衣裤独趋楼下,观闪听雷,若雨中捏磐者。归,妻怨曰:“汝疯乎?”对曰:“余若童乎?”未几,雨息,踱方寸之阳台远眺。夜色沉沉,远近灯火,雷闪渐远,隐隐不绝。有清风扶肌,汗毛微酥,若纤手轻慰也。忽怅然有失者。初未解其由,再思,则悟。...

阅读(1474)评论(0)赞 (0)

笑论世界杯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6-16

三十二国争锋,一十三亿看客。虽熬更守夜犹不悔,日隔靴搔痒竟三回。蹴鞠之戏,实乃我族首倡,衙内高俅,八百年前巨星。      呜呼哀哉!王谢堂前之燕,雕虫竟成绝响。司南供堪舆之用,而海盗仗此劈波;硝黄助年节之喜,而红番炸土裂疆;造纸记皇家起居,而哲人究天问地;印刷便士子刊书,而外邦...

阅读(1385)评论(0)赞 (0)

趣论暑月奇闻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6-12

戊戌暑月,奇闻并灾异接踵,盛世共炎凉并进。外邦则犹太伐真主,我朝殒壁上观者一。然则烈士不孤,闽浙卷飓风,浮尸现白浪,官报云百数之死,民诉有千余之亡。滇省覆车,二十余学子做鬼;京师血案,又一员城管告丧。诸如此类,难以尽述。盖王土之大,灾祸起伏于天地;庶民之多,生死无奈乎须臾,固无足...

阅读(1419)评论(0)赞 (0)

猴、鸡、猫三兽夜谈录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6-12

时当岁末,草木肃杀,天地苦寒,雪纷纷以阻鸟兽翔集,风烈烈以噤虎啸猿啼。然则疏林一隅,有猫窝一穴,乃灵猫于危岩下掘洞而成者,离地三尺,阔可丈余,南面以向,风雨不侵。     是日也,旧岁将除,新年立至,猫乃治酒,布鲜果枣仁于案,邀当值之甲申猴,次当值之乙酉鸡小酌也。     甲申猴...

阅读(1545)评论(0)赞 (1)

楠溪源头游记 仿王安石褒禅山游记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0爱文言网友 发布于 2006-06-07

 大青冈之阳,有水南流,其名南溪,今言楠溪,盖缪音也.楠溪逶迤曲折三百里,有三十六湾七十二滩之美,碧水清沙,油鱼碎石,历历在目,横贯永嘉,世人皆以为美.   其下平旷,多为浅滩,而游者甚众,由深龙以上十数里,其景也俊,其道矣险.有高崖飞瀑,深滩急流,问其险,则好游者视之巉途,其险...

阅读(1859)评论(0)赞 (1)

罚罪论春宫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5-12

川江之上游,五粮之佳酿,有城曰宜宾,宾客或所宜也,居民居不易也。 有草民二,于斗室蜗居窥玩春宫,赏尤物于网络,惊天人于方寸,夜涌激情而眼饱,昼忍饥渴而腹空。匆匆乎奔波柴米,惕惕乎低眉顺命,数度青楼招手,无奈囊中乏钱;也曾切齿贪佞,其实心戚戚焉——由是观之,诚良民也。

阅读(1951)评论(1)赞 (0)

暴雨记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0爱文言网友 发布于 2006-05-07

西历二千零四年七月,星归巨蟹,甲申五月廿三日,长春,下午四时许,暴雨突降。极北之地,而雨如斯,诚可怪叹。 其时吾奋力于迪可之悬念新文,适走笔至黑云摧城之所,忽电话响起,接之,友人也,曰:“吾观天象,须臾将有雨,向晚相与购物之事,可略推迟乎?” 始仰视窗外。当是时,天光微晦,云如李...

阅读(1694)评论(1)赞 (0)

讨何祚庥檄并告学术诸君书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4-30

近岁,有国朝将作司卿士何祚庥者,忽出狞厉之论曰:煤丁等死不足惜,投胎于我朝,转世为煤丁,则尔等之死于非命者必也,何足怪哉云云。此论出,朝野哗,何氏之祸恐亦未远也。 盖何氏祚庥,耄耋匹夫也。国朝三年(1951)出水木清华,继之忝列国朝将作司,无营构宫室之大才,有究诘物道之本等。青壮...

阅读(1236)评论(0)赞 (0)

为凤凰卫视画像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4-12

凤凰卫视者,偷安于香江,窥视乎两岸,张全球华人喉舌之大蠹,树三地传媒新锐之样板,占羁縻松弛之福地,是故言谈颇可放纵;得资讯任取之便捷,是故新闻颇可一观。京师宣谕台难挫其锋,各省督抚台羞与比肩。观赏者谓:难得凤凰,美玉也,虽瑕疵俱在,不忍吹毛求疵者也。盖因凤凰虽善舞,然则泱泱朝野,...

阅读(1673)评论(1)赞 (0)

百灵起飞致辞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3-12

甲申冬月,冰封万里,走兽蛰伏,翼翅沉垂。虽猛厉者其瑟瑟,虽远扬者其滞滞。殊不意百灵宛转,迎雪而歌,劲草挺疾风,激流破冰涌,有百灵如此,则铩羽辈振翅翔集,平原虎啸归大泽,风入青松涛做阵,雪洒千岗白似锦,是故,则百灵一鸣,和者满谷,清丽一唱,应者满山也!

阅读(2883)评论(0)赞 (0)

馒头血案与无极书

爱文言 用文言文记录E时代 - 老饕餮 发布于 2006-02-12

近者,坊间哄传“馒头血案”,网络笑谈陈氏“无极”。立春以来,可笑谈者几稀,不可论者钳口,是以馒头共无极同炉相蒸,血案并大片举国相议,此诚丙戌以来之美谈也。    盖“无极”,乃国朝影艺大鳄陈凯歌伉俪斥资三亿雪花银炮制而成者,极道之上谓之无极,阴阳未生两极之先,则陈氏已得子虚之无极...

阅读(1669)评论(1)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