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湾游记

泮塘水系,荔枝湾涌也。余游,见游人稀稀,独乐甚哉。
       盖独乐不如众乐,无人共享,心有所缺,乃网召同游人。是日,龙舟水猛,倾盆大雨,犹如瀑布,担忧不已。所幸日响,风雨皆止,虽则无风无雨也无晴,尚有白云叠叠,蝉鸣渐来,雀声袅袅。
       赴约者十余人也。集毕相识,向导引领,考察水文,寻根溯源。适逢科举,参拜文塔,余等作者,望魁星眷笔。塔置二层,首额书曰:南轴。二额书曰:云津阁。塔前牌立:广府文物,云津阁文塔也。
       沿涌西行百步,美食玩物铺列。吆客品,唤客购,顷刻不绝于耳。同游人购尝:“甜且新焉,广府味道乎?”然,一口泮塘马蹄爽,香甜清新舌上躺。
       拐巷而行,入楼房之间。西关大屋之气势,平民老宅之气息。画勾笔勒,屋前檐上,皆生活也。原木梯咯声,红阶转咯声,一时群起,恍回襁褓,老妪咿呀,历历眼前。
       未几,申时将过。告同游,时尽,归焉。
       协游者,江南易客,向导二人。

——猫&仙

2020年6月9日

赞 (1) 打赏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