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宪堪行否

儒者期有君王,以为效忠对象与精神寄托。虽儒学并非颠仆无漏,然社会人心不似科技之单向进步,古今识见尺短寸长。如民族主义为拧合现代国家之合法性之最要者,即表现出诸多骇人听闻之特质;群氓之无限民主,似不足免希腊式借贷享福之痈患;阶级斗争论固美, 而人亡政息之叹四海弥望。
满清末造,孙文颠倒专制政府,陷国于纷乱。孙殆有不得已处,盖清廷之罪一曰帝王专制二曰部族统治,前者或不妨立宪以延皇祚;后者以小族凌数亿人,又种种抗拒同化之举不思文饰差异反彰以为满洲特质,故不得不掊,我夏是以无缘维新坦途。袁项城有裱糊之才、共和之功,初扶清帝,辛亥后宜为帝。而先惑于亲竖,再有日本之逼诱,又侮于孙文蔡锷,见疾于属下,终身败名裂,詈为「私心祸国」,帝国亦败。时势使然也。至蒋毛,不敢慕虚名而处实祸,不帝以得善终,然其身后政制终不能不全盘变动,国民在种种终极问题上无所适从。二人且玩弄民意以自肆。近年偶有帝制主张者,多私心无厌之徒,尤以清室丑竖最为可鄙;又或自封神主,跳梁不暇。
吾主奉衍圣公、今之「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渡海称帝,络合人心,以承「敬天法祖」之道统。帝之所在,民之所仰,不至有今之肉食者举家走美利坚、输银钱于巴拿马之事。君则法也,众参议可不限于法而应时变通,皇帝从而持衡,不至似向来非血雨腥风不能易旧辙。君宪制下,一体悬忠,无复民族之衅,无复地域之龃。未来解放异邦,不必以吾国名义,可从共主联邦例兼覆之,以却阻力。又闻孔圣胤向无此意,此事费难;未知日本天皇氏可否为载名共主,则日本不战可下,而台湾亦便归心;向前苏格兰王兼任英王,实苏格兰并于英格兰也。

赞 (0) 打赏

3

  1. wu_chung_tang於天朝說政 不畏橫誅?
  2. iouo帝怒,誅其九族。嗟乎,一心作死,公然說政。及被逮之时,然汝悔极痛极,时已晚矣!
  3. 蜜桃乳女郎继续支持没话说~ 博主真强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