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刚杰列传

   周氏刚杰者,越之诸暨人也,世代平民。幼年某岁,嬉于门庭。邻人有驴未辔,蹄之及头,头触门枢,又为所夹伤。延诸医,曰:“公子周体无恙,唯伤及脑。脑残者,无药医也。”后刚杰常发谵语,皆因此。而父老亦无奈何,唯任放浪。不事农桑,又累考不中。无所事,浪迹于网络,每有妄论,人皆诮之。
刚杰素无所成,怨望于家。尝问于父老:“然吾周氏竟无异人乎?”曰:“无。”又问曰:“亦无旁枝乎?”曰:“前伪蒋朝曾有一裨将,唯周姓也,祖籍于此。”刚杰喜而问曰:“与吾有宗乎?”曰:“未知也。”自是以将军后人自居。众人莫不窃笑。既自命以前朝将军之后,则亦深赞前朝,尤以蒋公为甚,而诟之当代。
及而立,情窦方动。诸暨乃古之美人西施故里也。刚杰访西施而不得,顾邻家养豕女杜尔西内娅,方为天人,以为西施转世,意得之。及其家,诵诗咏文。娅怒而遣之。刚杰问其因。曰:“君无才无貌。”刚杰大惑曰:“吾岂无才貌哉?然天下宁有才貌者耶?”娅曰:“必得才貌如华仔者为郎。”刚杰因问曰:“华仔者谁?”娅吐血数升而去。后刚杰访诸市井,皆惊曰:“若非天外来客乎?竟不知华仔!”乃知华仔者,刘德华也,粤港之名伶,名著当时,天下莫不倾慕。刚杰复问曰:“吾与华仔何如?”人皆大呕而去,唯一人不动。刚杰奇之,其人曰:“吾乃蹴鞠国足者也,见惯呕事。”刚杰因喜,以为知已,问之曰:“吾与华仔何如?”曰:“云泥之别也。”刚杰曰:“然则孰云孰泥?”国足乃大呕,曰:“君今令我呕者!”遁去。刚杰因怒曰:“华敢来吾乡,必辱之。”后因恨华故,乃及屋于粤港,凡风土士民,莫不诟之。成文数篇,刊布网络,而坐待华仔回音。华久居粤港,冗于演艺事,竟不知。刚杰久待之而不至,因喜曰:“惧我也。”又云曾于梦中断华仔股,由是发文诟之者更甚,人皆以为怪。尝有陇女杨丽娟者,心智迷乱,竟倾家荡产,为谋华仔一晤,父母为之伤病。刚杰乃诟华仔由甚。顾杨女乃风者也,而刚杰竟过之。
初,诸暨乃越之故都。刚杰深以为傲,以为占天下之美,则必为都城也。后乃知浙都竟为临安,绮丽繁华,不可胜记。刚杰因怒曰:“何故诸暨不为浙之都城耶?!”人曰:“临安蚤为浙都也。”刚杰意气不平,又为文数篇,深诟临安,而赞诸暨已甚。曾云:“诸暨乃世界之中心也。”又一日,偶得“飞地”一词。乃知飞地者,海外国土也。刚杰遍阅而不得,乃言曰:“日本即诸暨之飞地也。”益可笑。自是以为才能冠世,乃自名“浣宇”,意谓可浣洗宇宙也。又数云“吾乃最伟大之人也”,屡无应。
刚杰素知成名不易,乃佯作心怀农事,每文必言以农桑,欺人谬赞。后必忽而言他,言辞缥缈,指东若西,忽左而右,人莫相逮。时秦人有周正龙者,勾结府吏,以赝虎画影行欺于世。事发,入缧绁。万姓莫不额手相庆,即“正龙拍虎”事也。唯刚杰怒曰:“是欺农人耳!”岂知周氏亦傀儡,罪有应得,而何关乎农事哉!
刚杰谬论,凡此种种,莫能十一。
太史公曰:诸暨人杰地灵,英才屡出,唯刚杰忽出当代,为诸暨辱者也。尝闻乡里有精神病医院曾收刚杰,不意屡逾墙而遁,医者亦亡何。顾刚杰未犯朝庭法,则里正亦亡何。然则衮衮诸公,莫能止之耶?曰:虽无竹石,人心勒之;青史百代,后必鉴之。
感谢: 河蟹湿气大 供稿.

(最新作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作者“天涯网友 河蟹湿气大”)

赞 (1)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