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足球劲旅传

  土耳其者,突厥之国也,民彪悍,性勇猛。零八年夏,发举国之兵,拜特里姆为帅讨欧洲而去。初八日,大将尼哈克率前军至日内瓦,葡萄牙西罗引兵来迎。土国兵卒行军不畅,传接之间多有失误,加之战法粗糙,吞两弹而败,尼哈克领残军退三十里扎营。后特里姆至,尼哈克入帐请罪,特帅曰:“今日之败,非汝之过也。且退,吾已有破敌之计。”尼哈克方欲再问,特帅止曰:“天机不可泄露也。”遂发下号令,命其仍居先锋之位,并授锦囊。三军见主帅仁德,皆叹服。
  
   十二日,土军取小路攻苏黎士。时欧盟主瑞士守城,主帅库恩颇有轻视之意,顾左右言:“土国为西罗轻取,不足为惧也。”点兵出战,辰时未过已破土军一翼,众将皆云:“敌弱,帅所言是也。”尼哈克掣剑于手,长叹曰:“今再败,有何面目见主帅乎?”忽记起特帅所赐锦囊,急拆看时,为两联六字真言,左谒曰:不怕场面难看。右谒曰:静等我方失球。 尼哈克大喜间,身后尘烟四起,两路援军分左右扑向瑞士,须弭攻破两城,擒库恩。苏黎士遂定。
  
   十六日,土军杀回日内瓦。时西罗已退兵,留精锐捷克守城。正午,布吕克纳率捷军铁骑杀出,银马银枪,直冲特帅中军而去,土军一触即散,门户大开。布帅杀得性起,连下二营。特里姆且战且退,将布帅引远。正得意间,后军来报:“尼哈克烧了我军粮草,后军已溃矣!”布大惊,急回师相救,已陷土军包围。片刻擂鼓声过,众军拥出帅账,特帅遥指布吕克纳笑曰:“日内瓦三城已入我手,速速下马受降!”布望残兵泣曰:“吾该守城矣!”拔剑自刎于地。
  
   土军经此一役,士气大振。廿一日,杀至维也纳城下。此城克罗地亚重兵驻守,比力奇为帅,兵强马壮,征战三年未尝败绩。闻土军至,急召谋士商议。或諌曰:“特里姆擅反败为胜,宜周旋,不宜急攻。向闻土军不懂兵法,刀剑粗糙,先锋军尤无战力。日间我军稳守即可,无威胁也。待敌气馁欲退兵时,我军趁夜掩杀,当可胜之。”比力奇闻言大喜,嘉之。遂闭城不出。特帅遣军士城下叫骂,奈何比力奇只是放箭,并不出城。麾下大将名奥里奇者,有万夫不当之勇,连番入账中请战,比力奇斥之曰:“军中无戏言耳。汝不得出战。”须弭奥里奇又报:“敌中军空门大开,末将脚痒矣!”比力奇笑曰:“一日不战如隔三秋,然为虎将也。”
  
   至夜,观兵疲马乏,阵形不整,特里姆传令退军待来日决战。兵方退时,城上比力奇喝曰:“时辰已到!”城门开处,克罗地亚大军杀出,喊声震天,土军莫不能挡,转瞬一军被围,破之,直杀中军而来。特里姆闻报大惊,跌足曰:“敌神速,吾今危矣!”言未毕,阶下一人大呼出曰:“小将愿往斩比力奇头,献于帐下!”众视之,见其人身长九尺,须长二尺,面如重枣,声如巨钟,立于帐前。帅问何人。尼克哈曰:“此吾之义弟森图尔克也。”帅犹豫间,森图尔克曰:“如不胜,请斩某头。”帅教斟热酒一杯,与森图尔克饮了上马。森曰:“酒且斟下,某去便来。”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将听得外面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正欲探听,鸾铃响处,马到中军,森图尔克提比力奇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后人有诗赞之曰:“威镇乾坤第一功,球门画鼓响冬冬。森图尔克施英勇,酒尚温时斩比熊。”后人又有诗赞特里姆,
  
  诗曰:
  自古英雄出少年,欧冠称霸若等闲。
  土队将士传接拙,或高或低或射偏。
  忽有敌国入球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进一还二寻常事,进二还三乐开怀。
  你若掐着秒表进,俺就掐着秒表还。

赞 (0) 打赏

1

  1. 刘明善反观天朝蹴鞠 不免有骂娘之心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