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人文言文 浮生小记

日高影长,聊发少年狂,欲求混合型纸烟而吸之,奈何满城遍寻都宝而无所得,遇店主问之皆云:早已不卖矣。又求中南海,亦无也。当下兀自咒骂此城再三,决数日后至珠城而购之。料三日后,吾之zippo也当到矣,烟草生活,或将始矣。

求电水壶亦难,却非不售之故,乃沽价甚高,吾疼腰包甚,乃寻至一厨具店,与老板切磋再三,捧一样品而回,而吾之四十余块大洋亦随雨打风吹去也。至家,则先行清洗,后煮而不饮,以初用有塑料之异味故。了一心事,罢罢。

凤阳气候干燥,风沙嚣张,令吾心情时则好,时则乱,无一日可达止水之境。深夜悬梁而读书不得,清晨闻鸡而起舞不可,惑之恨之。但骆驼刺生于大漠岂嗔无雨者乎?但黄山松生于绝壁岂怪少土乎?吾不能潜心修为,却责上天之薄,岂非本末倒置乎?定而思之,吾当反省者也。

是之,生之为生,群魔乱舞,一途通天堂,一途通地狱,慎择慎

赞 (0) 打赏

2

  1. 沙发居士少年本轻狂
  2. 魅惑写真集好多啊,哈哈,谢谢您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