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贼论

某贼陈氏,福建XX人,大专三年,大学两年方学成,常以此为傲,不知何因。中学,小学更是留级N年,故年逾二七方毕业,现年过三十却生的白痴。毕业后就于此社,谋软件开发之职。假维护之名,长居之,老总亦恐其去,叹社之人才流失,实无奈,遂封之小职.此贼便挟维护之害,一手遮天,呼风唤雨,其漫漫,其无能,老总怒而不敢言,任其作威作福。
司见其漫漫之行,策略之失,常忠言直谏,只为社之发展,然此贼心胸狭隘,阴戾太重,化为恶狗,呈欲咬之势,白眼于司,司见其状,遂退而避之,笑而不语,非畏之,猛虎不惧何况狗也.此狗得势,暗喜于心,仰天长吠…此后屡以其态,羞辱于司,司常以吴王勾践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为鉴,故常屈而吞泪于肚,司之悲,之痛,莫过于司马遭宫,孙膑被剐.然只得眼看恶狗挡其道,碍社之发展,毁吾之前程.无奈至极,仰首问天,双泪纵横.
司欲扬长而去,然家母受病,恰遇窘境,无银问医。故今忍辱负重,以表孝心。
此贼可恶,故撰此文以铭之。”包羞忍辱是男儿,卷土重来未可知…”

感谢: 程序人生 供稿.
赞 (0) 打赏

4

  1. 紫云居士君且忍之,审时待变。
  2. zihuzheye火气别太大!@
  3. zihuzheye有才用到地方,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出。
  4. 洛阳少年讨个毛呀,干不过人家跑到网上发牢骚。 这么有才,屈才啦!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