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吾读书见“隋珠弹雀”,不解其意,考其出处,源自庄子《让王》:“今且有人于此,以隋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也?则其所用者重而所要者轻也。夫生者,岂特隋侯之重哉!”庄子一生死,齐贵贱,轻重之言出于庄子,当熟思深虑之,不可以凡俗之见解其意。然庄子之言,固然不能使人无惑。

庄子之论,以为死不足畏,又言贵生。贵生者众矣,贵生而不畏死,庄子以下,不知几人。吾于庄子之道,未能深窥,世言其文哲并重,取而观之,不能卒读,哲理吾难测,文不能符其名。世以老庄并称,后人以“经”谓之,其论非不宏奥,而不能大行于世。假令贵胄庶夫旦旦无为且不畏死,则赏罚不行,诛殛不惧,福至不求得,祸至不为备,民至今穴居兽处,弗可行眀矣。庄子之言曰“巧者劳而知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敖游,泛若不系之舟。”无为而可饱食,虎豹禽鸟不能得,独人能得之乎?老庄之言,其意果同乎?果不同乎?若二圣同时而生,当能眀辩析之。

吾读前人之书,以为孔孟老庄之并称,乃后人强加也。孔子亡后,儒分为八;墨子亡后,墨分为三,均自是而非彼,同师且同经,尚不能一其论,《论语》与《孟子》,《老子》与《庄子》,相去远矣。故孔子复生,未必和同孟子,老子复生,亦未必和同庄子。儒者之书,多不可解,《春秋》有三传,又有《东周列国志》明白其事,其余诸经之训诂,弗能赀算,欲尽通之,终身难得,陶渊明之不求甚解,得其要也。

噫嘻!推庄子之心,必不以隋珠为宝,假庄子持珠弹雀,后世敢笑之乎?出于圣贤则必智,出于鄙夫则必愚,怀此心读书,能无失乎?。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尽信孔孟老庄,亦不如无孔孟老庄,不可不察也。

赞 (0)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