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世界杯杂论之朝鲜篇

朝鲜战巴西不敌,偶得一粒入账,未见平壤啼笑,却闻天朝喧嚣。郑大世哀哀饮泣,众粪青嘘嘘涕流。赞北高丽之伟光正,扬金二世之神教威。搜狐有吮疮舔痔之文,网络现膜拜妖孽之风。
我朝无缘僦鞠大战,其久矣,国耻之肇,其滥觞无非国是;朝鲜跻身三十余国,其运也,金家之罪,便夺冠难以自清。
三五儿郎可悲可悯,鼓噪膜拜无耻无良。
是为论。

赞 (0) 打赏

1

  1. 紫云居士怪哉!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