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说

海岱之闲,向禹攸析,滨海界燕,惟斯是居。太公左次,文宣南止,柳泉其里。虽是,文微不起,洋洋之风既匿,式礼之学浸靡。天其不吊,京绪俦嗣,缵绍寡人,抑知不及,或其堪膺,春秋渺隙。用敢捐是贱躯,勤册劬典,俾先义无已,俾其克光昭有日。

赞 (0) 打赏

6

  1. 言午一业呵呵,颇以晦涩为能事哈,今人文言,愚意大可不必如此之隐晦,文以载道,虽曰言而不文,行而不远,然道之不存,文将焉附?此文或见笔者文言之工,然窃以为晦涩之余,淚气亦重,与我儒家之温良恭俭或相去有距,不知诸君以为然否?
  2. 樓主傻逼傻逼……
  3. 岂曰勿衣说你自己吧,我不是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你不就汉字吧那个煞笔十二吧主吗,你吗比你就是个精神分裂的货,心术不正,报应不爽,你个比等者吧。哦,给你只狗留个话,爹的古文不是随便个杂种就能超越的,你个比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嫉妒吧
  4. 岂曰勿衣我怀疑你他妈是长b的动物,欠c的命。母狗!
  5. 草你妈初中生想在博士面前装一把而已,什么都不懂才敢说装b的话
  6. 陋室散人所谓文以载道,细观此文,文有余而道不足。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