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

营营求粒米,丰年半苦饥。
时来经厉疫,况今更险夷。
平陵松阡塞,高岭荒草羁。
举步竟沟壑,茅檐唯铁篱。
耄耋抚棺绝,弟兄哭惨凄。
亲朋去难觅,饮食仰天锡。
里阙烧爇尽,欢醉报旌旗。
斑皤辱大道,生死系白衣。
悒悒枝头鸟,哀哀鸣不息。
寄语后来万姓子,稻麦刀泉留为己,
天高高复寒,谁为尔添衣?

赞 (1) 打赏

0

  1. 縠觫之材疠疫三载,黔首悲戚,丧家之恸,断供之虞,陶朱白丁之差,何可体哉?
  2. 匿名看到了杜甫的影子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