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列传之田奇庄评传

田奇庄先生者,赵人也,眉宇颇凝怒愤之色,容貌集合方正之颜,乃网络论坛之义士,江湖侠客之前辈者也。
   奇庄先生乃国朝五年(1953)生人,斯时也,今之愤者、左者、右者、侠者、佞者等辈,太半尚未问世,故先生以长者为尊,可谓前辈者也。
  
   奇庄先生或者仅得中学之教,盖当学之期,乃文革之劫,故先生别书本而奔广阔之天地,以青春而植燕赵之桑麻,继之以入地千尺掘煤,挥锹百斤运车,然则农夫之耕,未惰向学之愿,煤丁之卑,反激青云之志,乃于国朝三十五年(1984),以文辞才艺而入煤场之报馆,铸铁锹为巨椽,化煤黑为墨汁,文论之生涯始于国朝之中兴,记者之厚积勤于浩劫之反省,是故奇庄先生又可谓报章之前辈者也。
  
   盖先生为文,多发猛厉之啸,虽衣食于故里,乃不惮地方之官吏,五十年,作“怎能六年换四任市长”一文,直斥地方吏员走马之弊,地方侧目,上峰嘿然,先生于是有直声也。
  
   网络共盛世同起,论坛并缄口齐兴,先生颇得用武之地,然则察见渊鱼者不祥,清风识字者遭殃,先生惩前毖后,乃仗剑入网,行走天涯,得纵论之坛则切责所见之坏,遇豪杰之聚则细察论剑之功,凡有所历,必张浩然之论于墙,每出其剑,必有奸佞之徒缩首,上议朝纲之失,中否部省之非,下恤民生之痛,不与屑小逞口舌,除非豪杰方拱手。
  
   近者,先生频出檄文,“大剧院”之梦无非民膏民脂,“三座山”之厉猛于前代前朝,网络载扬,江湖争睹,当其局者默然,赞其论者快哉,先生名动江湖于盛世,无乃乎拜网络之赐欤?
  
   然则先生未足也,乃于网络江湖自筑一坛曰“灵鸟”,取范仲淹《灵鸟赋》“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之义,敞坦荡之胸怀于燕赵,迎怀璧之行者于江湖,此诚侠之大者之行状也夫哉!
  
   论者曰:田奇庄之杂论,固猛厉也,固投枪也,然则书生意气而已矣,网络之论不足论,书生之詈无足观,田奇庄亦如是也。余则谓:书生意气,可贵也;网络之论,可鉴也,书生无意气,书之蠹也;网络无詈言,国之伤也,奇庄先生无足论,则可论者谁何?
   是为传。

赞 (0)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