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先父文

维年月日,先父随梦而至,久抚吾儿,长嘱絮絮,言之谆谆。予睹其形,善如生时矣。因唤之,竟无语而去,遂大恸,惊而醒,回顾梦境,悲悔相叠,不胜唏嘘,因衔哀书文,凭吊先父。 呜呼!先父,一别十年,重会于梦,未叩首洗耳,受之以诲,争忍弃儿驾鹤。长空渺渺,悲音袅袅:父兮焉在?父兮焉在?莫言心之长存邪,难以释怀者,悔意难为也!呜呼哀哉! 念先父之平生,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夙遭闵凶也。父且加冠,祖母既丧,遗先父与从父者四人,而仲父初束发为学子,叔季父者俱幼,尚不谙世事也,又逢“六零饥荒”,缺衣少食,贫困潦倒,举家巨负,父祖共担。又三年,父娶亲成家。而养家之担日益重也。语曰:天常不测,祸且幽随。予之慈母,本豫之落难女也,避荒家散,寻亲流离,后从先父。先父敦良,从母寻亲,千金散尽,省亲路遥,至庚申年七月时,终得外祖佳讯。然母喜极生悲,竟倏然神溃意癫焉,时而号咷,时而大呼,呜咽诳语,不知所云;时而出走,时欲轻生,而非至亲弗之识也。呜呼,时予之兄弟妹四人者皆少也,况兄与弟者生而愚也,更况祖父卧榻数年矣。祖本事农,固已困极,积年不幸,何而为穷?其苦也,其窘也,孰能以负?呜呼哀哉! 孰能以负!非无人,唯先父。天塌也,父擎之;地陷也,父填之,背负于羸弱,坦然于窘境。茕茕一人,为父为母,有疾见医,扶耕不怠,无论风雨。四十而花甲,五十而佝偻。悲乎!物之维艰,父之凄然,子女谁喻?子女不喻,非愚即幼,尚可以谅,而我之忤孽,实难恕焉!尊父邪,儿今知过也,然今知何用?呜呼哀哉! 嗟虖!先父也,往昔何堪回首!忤儿幼时,素见聪慧,先父悦之,常誉于人前,曰:“聪似有为,无论艰苦,育其成才,当荣宗耀祖也。”及至初中,因忧于家寒母病,欲废学从工。先父阻之,盈泪以诫。然予已患幽忧之疾,不堪以忧,无意学就。初,寡言自懑,及长,性暴烈,悍无服,所为之事,众皆汗颜。出则游手好闲,不思进取,入则无事生非,寻机闹事,视家母之病为先父之无为,视家徒四壁为先父之无能。责兄者愚,恨弟者钝,恶言呛父,以怨报德。先父隐忍,依于我温言,曰:“父知汝苦,当以励之,终有昂首时日也。”然未及语毕,予已摔门。呜呼,今忆此事,懊恼不已,父知我苦,谁知父苦?藜途漫漫,何时成坦!家常变故,父何言苦?非不言苦,言苦何用!长也,病也,钝也,幼也,其生也,唯望一人也。而父之所期,亦唯我一人也,期我勤于功课,早有所为,置换门庭也。然,时我所行,悖父所愿,行性失控,自弃自曝,桀骜难驯。先父也,儿之不孝,汝何谅邪?儿之忤逆,汝何以忍邪?然否,汝强颜于人前,而抹泪于壁角,不然,等闲何以泪迹于颜?然否,汝昼而劳作不止,夜而长息入梦,不然,岁未增何以愁纹添焉?呜呼!先父,逮儿成人,虽有所敛,亦时有呛白于汝,且汝之饮食,儿鲜过问,然儿之筑舍婚娶,汝却倾其所有。先父也,予始知也,催汝速暮也而非岁月,实为家之不幸也,实为儿之罪孽也。才逾花甲,汝为家数疾裹身;瘦骨嶙峋,汝为儿耗尽毕生心血。呜呼哀哉,同汝岁者,尽享天伦,而先父也,长卧青山。哀矣哀哉,哀兮何用?父生也,儿未尽孝,汝去也,遗我于一生憾矣!呜呼,先父,一别十年,不胜哀念,今书以文,以表沉痛 ,其奈少时未听父告,荒废学业,故而才疏智浅,文难达意。先父也,今家之情性已胜于前,慈母之疾,儿已为之治愈,兄与弟者有我以顾,且妹常予其之衣食,汝之孙,求学于县城,如此而已。呜呼先父,汝生时无宁日,故于父之坟前,儿幽幽咽泪,莫敢长声一哭,恐惊先父酣梦。长香一柱,烟雾缠情,当寄哀思。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辛卯夏六月廿五日

翻译:
某年月日,久已作古的父亲走进我的梦中,他抚摸着我的儿子,言之恳恳地叮嘱着,要儿子听我的话,我看了父亲一眼,但见他还像在世时一样温和慈善。就赶紧叫他,可是,他没有应答一声便匆匆离去。我因此大哭而醒。回想梦境,哀伤,悔恨,一起涌上心来。所以,我含着悲痛的心情写下了这篇文章,以凭吊先父。唉!父亲,自你离去已经十年,今天你我相会在我的梦中,但我还没有聆听到你的教诲,你却无声而去,只留下我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父亲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不要说你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其实,最难以让我释怀的是我对你的深深歉意。唉!回忆父亲的一生,你的命是多么的不顺,很早就经历了太多的坎坷。在你快二十的时候,我的奶奶就与世长辞,那时我二叔才十四五岁,还在上学,三叔四叔尚小,还不明世事啊。又适逢六零饥荒之年,一家的重担就落在你和爷爷的肩上。又过了三年你娶妻成家,这样,你养家糊口的担子就越来越重了。常言说:天常不测,祸也像幽灵一样悄悄跟随。我的母亲,本来是一个逃荒落难的河南女子,在逃荒的途中,她和家人走散,因而流落至此,后来,她嫁给了父亲,父亲是一个敦厚善良的农民,他为了母亲一家子的团聚,不惜一切,花光钱财,才在1980年找到我外租母的消息,不幸的是母亲或是乐极生悲竟突然精神失常,她每天有时大哭大闹,有时大呼小叫,有时又独自喋喋不休,不知所云,有时也乱跑一气,有时又要寻死上吊,并且,除了家人,她好像谁都不认识了。唉!你知道吗,这时候,我们兄妹四人都还小呢。更何况我的哥哥和弟弟是一对智残人呢,又何况我的爷爷又多年生病在床,需要人去照顾。我家祖祖辈辈从事农耕,家里本来就很穷,这连年的不幸,何时才是个头啊?生活的穷苦,家中的困境,谁又能承受得了?唉!谁能承受!只有父亲了,天塌地陷,父亲照样面对,你以你瘦弱的身体,担负起一家的重任,你以平常的心态来处理这眼前的难关。没有一个亲人会帮扶你,你只有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悉心地照料着我们,有病的,你该治的还要给治,该护理的,你还要护理,地里的活也不敢耽误,纵刮风下雨不敢停歇。四十岁时你就像六十岁的人,五十岁时你更像一个驼背的老头。悲哀呀!生活的艰辛,父亲的孤苦,我们这些作子女的谁能理解?可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不是呆傻就是幼小无知,这些,还可谅解,而我呢,却在那时做出了最不可饶恕的不孝之举,父亲啊,我现在知错了,可是,现在知错,又有什么用呢?唉!父亲啊,往日怎堪回首!不孝儿在幼小的时候,常常表现出非常的聪明,因此,你也就很高兴,常在别人面前夸我,还说:“我这个孩子像是聪明有为,无论再苦再累,我都要供他上到大学,将来,我的家就靠他来光宗耀祖了。”可到我上初中时,常常因为母亲的病和贫穷的家而分神,这样,就没有心思再读书,只想着打工帮母看病,养家糊口。父亲满含热泪告诫我不能这样,但是,这时我却患了抑郁症,不能自拔。一开始,我总是郁郁寡欢,少言少语,等到稍大一点时,我变的非常暴躁,狂悍粗野,无人能劝。而我当时所做的一切,也离奇的出格。在外面我则游手好闲,不思进取,在家里则无事生非,寻机闹事,认为家母的病是父亲不关心她造成的,认为是父亲的无能才导致家中的贫困。指责哥哥愚钝,怨恨弟弟呆傻,恶言顶撞父亲,把一切愤恨都倾洒在父亲的身上。但是父亲却默默地忍受着,依就和言劝我说:“爸爸知道你心中的苦闷,你应该把它化作你上进的力量,努力学习,总有一天,你会有出头之日的。”但是,不等父亲把话说完,我早已摔门而出。唉,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懊悔不已,是呀,父亲,你理解我的痛苦,可谁又能理解你的痛苦呢?眼前的路途到处是棘藜蓬蒿,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平途大道,我的家里经常遭遇巨大变故,我什么时候听见父亲说过苦?这并不是说父亲不感到苦,而是说出了痛苦有什么用呢!爷爷,妈妈,哥哥,弟弟,妹妹,他们的衣食起居都还指望着父亲一人,而父亲的希望也在我一个人身上,希望我早有所为,彻底改变目前的这种困境。但是,我的所作所为却令人大失所望:我性格偏执,行为失控,自弃自曝,桀骜难驯。父亲呀,我对你的不孝你怎么能够原谅?我对你的不敬你又怎么能够容忍?是否,你在人面前表现的格外坚强,却在僻静无人处偷偷哭泣,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我看到你的脸上总是挂满泪痕?是否,你白天不停地劳动压抑着心中的苦闷,却在夜里长声叹息梦里排遣着胸中的哀愁,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岁月未增而你的额头却增添了太多的愁纹?唉,父亲啊,直到儿长大成人,我才有所收敛,但偶尔还得意于你,并且,我也很少关心你的生活状况。但是,你却从无怨言,依然拿出你所有的积蓄为我建房娶妻。父亲呀,我现在终于明白,不是岁月过早地把你崔老,实在是咱们家中的不幸呀,实在是我对你造成的伤害呀。你才六十出头,就为这个家而百病缠身;你瘦骨嶙峋,为了我耗尽毕生心血。唉,村里和你一样年纪的,现在还享受着天伦之乐,而父亲啊,却早已长卧青山。悲哀啊悲哀,悲哀有什么用啊?父亲生前,儿未尽孝道,父亲走了,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唉,父亲,一别十年,心中积满了无限的哀思,现在我写了这篇文章,以表达我对你的沉痛怀念,无奈我小时候不听你的忠告,荒废了学业,所以才疏智浅,文章混乱,意思表达不清。父亲啊,现在咱家的状况比以前好多了,我母亲的病已经看好了,哥哥弟弟有我照顾着,而且妹妹也常来给他们送些衣服和食品,你的孙子在县城上学,家里的情况就是这些。唉,父亲啊,你生前没有过一天安宁的日子,所以,我只敢在你的坟前默默流泪,不敢放声痛哭,唯恐惊醒了你难得的好梦。我已为你点下了一柱长香,就让这袅袅香烟带去我的哀思。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2011年7月25日

作者姓名:风弄雨丝

赞 (0) 打赏

2

  1. gushanyue如泣如诉,泪透纸背。“欢愉惨凄之思,溢于言语之外。”颇有袁氏《祭妹文》之风。古语云浪子回头金不换,观阁下今当小有所成,令尊可含笑于九泉矣。
  2. 孙方如泣如诉,泪透纸背。“欢愉惨凄之思,溢于言语之外。”颇有袁氏《祭妹文》之风。古语云浪子回头金不换,观阁下今当小有所成,令尊可含笑于九泉矣。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