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兔赛跑

兔善奔,当世无双,兔亦以此自矜。然龟兔赛跑,兔中途酣睡,黯然败绩也。兔悔之无及,惭然谓子曰:“嗟乎,骄兵必败也!”兔子血气方刚,寻龟子,欲决雌雄。龟子睨之,微颔之。未几,求决终点。兔子然之。甫始,兔子风驰电掣,龟子杳然无踪也。终点临,兔子瞠目矣:终点乃河心岛也,如之奈何?遂弗胜。兔子昂天长啸:“呜呼!规矩之本乃胜负之基也。” 兔孙义愤填膺,欲雪其耻,下战书于龟孙。龟孙欣然应战曰:“甚善。线路吾定,可否?”兔孙慨然曰:“然也。然必山路也。”龟孙窃笑曰:“山路遥遥兮,全程七山何如?”兔孙大悦。赛伊始,兔孙疾奔,龟孙缓然。然兔孙每至山半,龟孙皆于山巅戏之曰:“吾于君前悠哉,可否速也?”兔孙愕然,唯竭力而追之。至终点之山半,兔孙汗流浃背矣。龟孙手舞足蹈于山巅:“吾胜矣!”兔孙莫名,遂瘫于地。归家无语也,垂首而丧气。兔抚髯摇首而叹曰:“悲夫!孙愚甚矣。汝乃独子, 焉知龟孙兄弟八也欤?”
翻译:
兔擅长奔跑,在世界上独一无二,兔也因此沾沾自喜。但是龟兔赛跑,兔在中途酣睡,黯然失败了。兔后悔莫及,惭愧地对儿子说:“唉,骄兵必败啊!”兔儿子血气方刚,找到龟儿子,要决一雌雄。龟子很蔑视,轻轻地点了点头。一会儿,要求自己决定终点。兔子同意了。刚开始,兔子风驰电掣,龟子杳然没有踪影了。临近终点,兔子瞪大眼睛了:终点是河中心的小岛,这怎么办啊?于是没有胜。兔子昂天长啸:“啊呀!制定规则权是胜负的根本啊。” 兔孙义愤填膺,要雪这个耻辱,给龟孙下了战书。龟孙欣然应战说:“很好。线路我决定,可以吗?”兔孙慷慨地说:“可以啊。但是必须是山路。”龟孙窃笑说:“山路很长,全部路程七座山怎么样?”兔孙非常高兴。比赛一开始,兔孙跑得很快,龟孙慢悠悠的。但是兔孙每到半山腰,龟孙都在山顶调戏兔孙说:“我在你前面很悠闲,你能不能快点啊?”兔孙很吃惊,只有尽力追赶。到了终点的半山腰,兔孙累得汗流浃背了。龟孙在山顶手舞足蹈:“我胜利了!”兔孙糊涂了,于是瘫在地上。回家后一言不发,垂头丧气。兔抚摸着胡子摇头叹息道:“悲剧啊!孙儿太愚笨了。你是独子, 怎么知道龟孙是兄弟八个啊?

作者:9jqka9

赞 (0)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