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怀刚兄书

怀刚兄:见字如晤!日月荏苒,十年飞逝。弟已由风华之韶渐入霜衰之相。弟亦可比鉴而知兄况若何。然人各有命,弟至蹉跎不堪,兄乃意气盎然,昭昭乎人上。不若吾平平之辈,君实乃不世之才。此征弟与兄同事时即能明察。曾共潦倒,弟锁眉苦颜,兄则谈笑风生,移换愁年。曾记否,尝与兄争辩克隆人相关事体。吾言克隆人及其母体形同思不同,君言形同思亦同。兄弟相辩激也久。而弟实远不及兄之雄辩!终无奈自甘销声。与兄相处也久,素知兄言辞滔滔,智慧超伦,虽十辩士共击而不胜也。纵诸葛君前,料诸葛能敌群儒而不能敌兄。是以知兄潜龙在渊,毕能飞天。弟弱水泥鳅,徒仰兄腾达况,自哀不及也。曾记否,九八年,乃弟一生最困苦艰危时,每月二百生活费,又愧向家索金。是年恐亦兄之最窘。兄比弟亦不稍富,苟且饱暖,三餐不过麻饼,啤酒,方便面,聊以果腹。兄岂知弟苦更甚,三碗素面,一罐腐乳,竟以度日,旬月不闻肉味者何。及兄之叔等来奔,可知兄境况有甚于弟者不怪也。可记否?一日得薪,兄赧颜来告,虽我不裕,欲拒欲怜,而终与兄一百度日。吾知兄实逼此处,不得已为之。然兄能知我否?仅剩一百多,艰危度日,穷途末路,都无人管,遂休善守,竟至拎农人豆萝,以充菜色。非吾自掩其短,或乃义不果腹,德难维生矣。故吾知彼世道之悲苦,非下人无由察也;浅表之太平,实治者之自矜满也。今具以告,非取兄之怜,实苦情如此,作叙人生耳。前事如尘休说。弟今将四十,中年落魄,有家无业,前程淡漠,徒叹奈何。今虽不知兄所踪,然知兄闻达也久。人言苟富贵,勿相忘。兄与弟亦曾谓,刻骨经历,患难相依,必不致相忘于江湖。弟此番拟文,托情托恨,非寄非乞,实慨叹世事之无常,感惑人事之难期也。若兄或能睹此,作喟叹一二,或置不理,弟不求也。若兄素怀旧事,感念故人,珍重兄弟,邀约一聚,弟可慰也。兄勿扰,弟自知学浅资薄,才平人庸,是生无多欲,所重者情也,名也,而终薄己利,以其能持命者足矣。试问此天下之大,又敢不能容乎!
翻译:
怀刚兄:见字如面!日月荏苒,十年飞一般过去。弟弟我已经由一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渐渐变成一个两鬓微霜的中年人了。因此我也可参照自己的变化得知你的境况也大致如此(也一定有些苍老了吧)。然而人各有自己的命运,我的人生蹉跎不堪,你现在则意气风发,在人群里卓然夺目。不像我这个庸人一般,你实在是世上难得的人才。这个征候在我和你同事的时候我就清楚地知道了。我们曾经一起贫困潦倒,我整天愁眉不展,然而兄长你却谈笑风生,快乐地转换这艰难的岁月。还记得么?曾经和你一起讨论有关克隆人的知识。我说克隆人和他的母体应该外形一样但思想意识不同。而你说克隆人的外形和思想都没区别。我们各执一词,争辩激烈良久。我实在是不如兄长雄辩,最后只得甘于下风不再多言。因为很你相处很久了,向来知道你口若悬河,智慧超常,即使有十位能言善辩的人一同反驳你也难以取胜。纵然诸葛孔明在世,我猜想他虽然能敌住江东群儒但也不是你的对手啊!因此我知道你就如同一条猛龙潜伏在深渊,终归会一飞冲天的。而我则如同浅水里的泥鳅,只能仰羡你的飞黄腾达的盛况,自悲比不上你。还记得么?1998年是我一生中虽艰苦的岁月,(因为工厂破产清算)每月只有200元生活费,又羞于向家里要钱。这一年可能也是你最困窘的一年吧。你比我也富不了多少,马马虎虎能饱暖度日,三餐不过是喝点啤酒,吃些麻糕,泡碗方便面,姑且喂饱肚子。你哪里知道我生活比你更苦,竟然靠三碗素面,一瓶腐乳度过每一天,十多天甚至一月余都没尝过肉味。等到你的叔叔两人来常投奔你,你的境况有时比我还糟很正常。你可记得,有一天发生活费,你羞着脸来我处借钱,虽然我不宽裕,想拒绝你但又可怜你,最后还是借给你一百块钱。因为我知道你实在是被逼急了,不得已才来借钱的。但是你知不知道我的境况呢?身上只剩下一百多块钱,紧巴巴地过日子。几乎到了穷途末路。有谁会管我的死活。于是也不顾善良的本性,为了能有一点菜就面吃,竟然去偷摘村民种的萝卜豆角回来吃。不是我借口掩饰自己的短处,有时实在是德和义不能填饱肚子,维持生命。所以我知道那时社会环境的严峻,不是社会底层的人是难以体察的;面上的太平盛世,不过是让一些社会管理者自我陶醉满足的表象罢了。现在我把这些事都告诉你,不是求你的怜悯,困苦的情形确实如此,写出来做一个人生的记录吧。 以前的事如尘烟散尽,就不要再说了。我现在将近四十岁了,中年惨淡,有家庭没事业,前途渺茫,空叹息又有何用。现在虽然我不知你的具体行踪,但听说你早已事业宏进。人家都说患难之交,如果将来富贵了,不要忘记当初的知交。你也曾经和我说过,我们一起刻骨铭心的经历,患难相处的情谊,一定不会忘记的。我这次写这封书信,寄托了丰富的感情和深深的遗憾,也不会真的给你寄去或者向你乞求什么,实在是因为感叹世事的无常,以及人事的变幻难料啊。如果你看到了这篇文章,或者喟叹几声,或者放它一边不理。我不在意的。如果你一直怀念过去,常想起故人,珍重兄弟情谊,能约请聚聚会,我会觉得欣慰的。你不要多心(以为我会去利用你或赖着你),我自知学行浅薄,才少人平庸,对人生没多少利欲心,看重感情和名声,而看轻自己的物质利益,能维持基本生活就满足了。试问天下这么大,敢情容不下我这样的一个人吗?

作者:政论先锋梁佩

赞 (0)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