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之美

广云子其女名虚子。虚子好装饰,涂粉脂,衣服烨然。其行于道中,男子见之则远避,虚子年三十而无恋,惑然。还家窥镜,犹然以为美,于是茫焉。遇正为士,问曰:“众人避我,何也?”正为士审之,曰:“北方有美人国,卿盍往而求道?”乃梳妆备粮,兼程而至。见其人,无不步履泠然,貌美若神画,且出己百倍不止。又察其居,方知其人不装,不束,不粉,不美服,日浴温泉,粗茶淡饭,一切天然,无所违逆。虚子蘧然知之,车返原乡。而后去其装饰,去其粉脂,去美服而著其恒常,不食反季蔬果,不人为匿瑕。如此,未逾十日,来求亲者络绎不绝。一日,虚子游,又见正为士,曰:“嗨!余知养生之道矣!”

后,正为士将此事语政治老师,老师规规然曰:“歪理妄谈,子行矣!”正为士遂欣然而去,且行歌曰:

渊兮!渊兮!汝道矣!
善天真兮,无愚人逆。
营营事兮,自丧于奇。
道兮!道兮!不可不奇!

正为士亲笔
时辛卯年六月十五日

赞 (0)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