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非性论·序》 – 胜爲士

《心非性论·序》

胜爲士

夷教来东,震旦风变。海内好玄逞道之士,莫不礼佛。已而禅学称魁,心性之儒踵起也。盖以孔孟之谈,杂老释之绪,乃倡合三教,而穷夫否妇之伦能无从乎?于是,乐山乐水者,孔子之禅也;尽心养气者,孟子之禅也;虚壹而静者,荀子之禅也;中庸中和者,子思之禅也;风乎舞雩者,曾子之禅也。殆始伏羲氏讫於阳明船山,无往而非禅也!异哉!禅也者,本浮屠梵学之一法,来华而杂糅微言大义之形象,和华梵矣,又益乎玄,虽有胜趣焉,何足以衒?且夫今之学者,有好古文,则必以禅为辩,谓能之者圣,不知则愚。深问之,又弗能说其所以,安知其非欺世也?惜乎国故陵夷有年,强学之士闻禅不敢言一语者,独怕以愚者讥,其中心性之论最为世间所推戴。予悲其时而恶其异声,乃作《心非性论》以驳之,陋见浅学不能无过,惟学者谅之。

赞 (1)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