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魂

余曾有一猫,名曰黄虎,本未有名,乃此时加之。何者?以状其貌也。猫有黑黄白花,形若小老虎,然性温顺,不似虎骇人。猫与人为友,虎与人为敌,盖因其性不同之根本。
是猫也,甚瘦,身长条,乃麦香面包状。人以手捉之,不动也。逮其两后腿并,轻提之,待其身悬空,亦无反抗挣扎。吾曾多干此事,每每发笑。是猫知人与其捉弄戏耍,故不抓咬。提起之后稍久,猫知人已笑过,乃觉自身难受,乃慢慢鸣叫,声声慢入人耳。人乃知猫之不适,松手作罢,放归于地。
吾由是观之,此猫甚通人性。故怜爱有加。此猫虽瘦,然捕鼠本事之强,吾亦叹为观止。此猫初至吾家,甚小,以其貌观之,断奶未久也,嫩牙细爪,望其御鼠保货,吾付之一哂。当以宠物养耳。
然二三天之后,吾于货物口袋旁见有鼠皮须,乃明白此猫非等闲耳。后隔不久,又于桌下墙角深处,见鸟尾长羽若干,乃知此猫有更甚者。余遂爱意顿加,愈心欢喜。困吾家室久之犯鼠当可御也。
待其长大,其捉鼠之本事,可想而知。然余竟不得见,奈何?乃是因其干此事不当人面也。家中鼠患,已消失于无形。某日,街边窜出一大鼠,肥肚尖头,追追而走。黄虎不知何时已见,轻捷上前,一口叼起,鼠即垂头搭尾,半死状。盖黄虎正笑而未绝也。
本事若此。
其当人面前,叫之悦耳、动之温柔,从未有失。当鼠来到,其声之咆哮、动之敏捷、状之凶猛,亦从未有失也。其聪明若此,余亦叹之。
其食也,当喜肉类,若无,米饭面条亦可。余曾以猪胰饲之,其喜爱之状,乃是以口咬定,呜呜发声,双目含仇,生怕为其它所夺。余又曾以煮熟之面条饲之,其状乃是慢舔轻食,边食还甩头,不喜之感溢于表。然又知若状为人之不喜,故蛮食之。人见之必笑。
然街坊之鼠患未能以此猫而全解也,故投毒。鼠多有中毒而亡者,亡尸于地,猫不能辨。余之爱猫虽聪灵,亦未逃过此大劫。余在家时,每每见其叼死鼠归家,必抢夺而下,弃于深垃圾桶中,以防爱猫重拾。然余终出家工作,离其已远且久,家人照顾其不周。
终有一天,消息传来,曰猫中毒哀鸣无力,躲于地下室,虽以藿香正气液灌之,亦终未有返,未逃于天数。
余泪潸然,只以人尚不能不死,且奔波忙碌为生计,谁有暇顾全一猫,而使有终邪?为解。
时隔二三年,久已忘却心中爱恨。今日出内门往桌边,欲放东西于其上,无意之中,突见桌角一黄影窜出,心中一惊,非黄虎邪?再定睛一观,无影无踪。
虽然事小,然吾之中已忆起。明知非,却又想,定是黄虎之魂恋吾,在此示余,勿相忘也。
故作猫魂以解之。
2015.02.01
赞 (0)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