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桥妹儿

大方、灵动、时尚、显眼、勤快,即为铁桥妹儿之特色也。吾乘车自中兴到开县,其间必过铁桥。鄙人非为好色之徒,非为猥琐之鼠辈,然每每路过铁桥,视觉皆受铁桥妹儿之冲击,盖她们实力非常,使吾心有所感,而情亦有所动也。
大方者,对人主动招呼也。灵动者,言行可人、机灵办事有方也。时尚者,虽为山僻小镇,而穿着打扮皆可比城里,甚至符合电视之中也。显眼者,在人群之中,总能让疲乏之人之眼光一亮,却并非是故意做作也。勤快者,谈笑间,手脚皆不歇,娱情做事已完美结合也。
然今日之事,虽铁桥妹儿来面前,亦不能使吾有多喜悦。吾祖父旧疾复发矣。吾正陪他打吊针,刚刚才毕。虽为旧疾,然症状并不严重,祖父已从床上起身,下来走动舒缓筋骨且娱烦心也。
今日乃祖父之寿辰也,奈何一早进医院住院,虽然此时已知疾患并非严重,然祖父已是八十有二,咋听此事仍是惊吾后辈之心也。
喜耶?悲耶?终为喜也。
祖父已在此住院一天,一护士已来过几次,皮试、挂瓶、插针、贴胶布,样熟练精通,而其人以口罩遮面、白衣裹身,虽然仍透彻其风华。然她忙碌非凡,无暇与我搭讪,吾之所以坐望而不以礼数相周也。
此人令人甚醉,然不得观其貌,吾欲稍有所图,然立即放弃此意,盖思之,休罢。
然未料旁边病人此时正与人聊天,无意中言之曰:责我之护士,铁桥妹儿也。

 

2015.01.29

赞 (2)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