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

父母親大人如晤:

不肖兒長鑫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久未歸家,未能在二老膝前盡孝,不知二老尚安康否?孩兒遠在他鄉,至為掛懷。數欲譴書以告,然學業正急,功課煩多,不敢有絲毫懈怠,惟思親之心日卻。春節臨近,情卻難耐,恨不肋生雙翼,遠涉千里,侍於二老身旁。古人雲: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然也。安之乎,定當安之。

於此書,吾思慮良久。早有意,卻無從落筆。心有數語,卻難啟口。今吾意已決,以此家書訴吾心之所向,願君等靜心閱之。如有不敬之處,望汝等諒之。

吾素知汝之善,曾不敢忘。汝等傾心注血于吾,餘皆念之於心。然吾未嘗譽之,非吾不知,而在與無道也。今日是也。汝等為吾之成長嘔心瀝血,終日付出,甘無半點所得,如是十年有餘。十載以來,吾未曾圖報,然汝不改辛勞之為,念此吾常自愧,沒齒猶不敢忘,卻無以而報。古人雲:“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誠是如此。吾乃寸草,雖有心,卻無從報答養育之恩,每因之而頹自歎息。

誠如是,本不應過有所求。君等雖善卻非無憾。非吾求之過甚,汝等之行或當改之。於予之憾,今吾斗膽而言之。是則望君聽之行之,如有不符,自當吾之誤。

待而等之。此乃吾朝暮之所思。雖汝等時而為之,然未能久矣僅然一時耳。若汝等待吾等之以時日,吾不勝喜之。蓋汝等不覺,則聽吾解之。每每交談之時,總覺汝之上而吾在下。汝等言而未盡,吾即斷之耳,吾之過也。而吾言之有誤,待吾言盡而明之,則責吾斷汝意,不敬耳。人皆等之,汝可為而吾不能,何之敬哉?何人不敬?雖古人有言“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父母責,需敬聽,父母命,應順承。”然已古矣。雖汝生吾養吾十餘載,然吾非汝之物,汝非高吾一等,如此而行,何也?望君思慮而答焉。

望汝等尊吾重吾。尊之亦等之也。汝等非不重吾,然些許行思或不符“尊重”之意。汝等常曰:“汝乃吾之物,何之隱私?”非若是也。如此者,無法治之意也。汝未吾之准許,即觀吾之文,動吾之物,吾雖無言語,然心之不悅。何之尊重?願君等不復為焉,遺吾以餘,自當不勝感激。

望吾等隔閡不再,非長幼、“君臣”而良友者也。願吾等平等處之,相互學習,有錯必明,明錯必糾,君不高吾一等,吾非矮汝一截。可否?

時光荏苒,孩兒離家已數月矣,數月以來,一切安好,二老無需掛念。日前孩兒偶遇一舊日同窗,暢談半宿,提及舊事,吁吁良久,惟歎時光不再,往事不復耳。及言至二老,昔時孩兒行為放浪,不喜讀書。二老時時告誡,當時少不更事,總不以為許。及至今日學業繁重,不堪重負,中夜思之,輾轉不能眠之時,方深以為是。幸而亡羊補牢,未為遲也,來日方長,孩兒自當專心致志,一心向上,以求學業有成,以報雙親深恩。

吾臨信思忖,心猶如麻,不知所云。願吾父吾母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冬日漸涼,望二老夙夜戒護,勿我為念。不孝男長鑫頓首百拜!

謹稟

兒:長鑫 甲午馬年 丁丑月 乙未日 月曜日 丑時 敬上

赞 (3)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