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文言末法》自序 – 胜爲士

《文言末法》自序

胜爲士

人之在世间,升种种境界者,咸起于名分,而后乃就威严。何哉?盖工分而业别,文理不一其趣,以故世人自化两伦,或乘实际以增进,或假嗜爱而勉功,前者明,后者愿,率皆是也,而人之看法,亦因有辨焉。夫乘实际以增进者,无愿不愿,其名在已然。人有不之赞与者,亦莫可言耳。至于后者,名在未然,其途也昧,其势也微,成则世人仰止,败则辱自取焉,而所经之勤勉,亦幻为空华矣,悲夫!

今之《文言末法》,即生于此。不佞无作文之名,亦鲜研文法之势,乃伏窃前人之功,益以自取,强成此编,固不自惜也,纵有呕心沥血,何足算焉?予今年十八岁,汲汲作此,于理不当,然见世人,多以白话奉绍古学,狐疑之余,骇畏何极!不佞所祈,但有明道,发扬古法,不免自曲圣贤真谛,惟冀垂怜者,知我亦有不可奈何者也。

时壬辰年冬月初十,西历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廿二日,正为士序于家中。

赞 (0)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