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战城管队之一(历史演义,三实七虚)

话说天下大势,久安则战乱起,久逸则民变生。开元浩然盛世而堕于安史之乱,康乾回光之治而殁于白莲教兴。我泱泱天朝自邓公之革而百业俱兴,民无冻馁之患,国无财政之忧。御用文人莫不歌功颂德,溜须谄媚。然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城管伴城市之兴而与日俱增。其多为地痞无赖,市井流氓充任。城管杀人而不用偿命,故而气焰嚣张,欺男霸女,奸淫掳掠,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民恨之入骨髓,皆欲食肉寝皮,千刀万剐。由是百姓暴动,如雨后春笋,四面开花。民愤所激,如怒涛排鹤,不可遏抑。
苏北有一镇,名曰王集镇,镇中有一村名曰张坝村。是村毗邻干线,土地平旷,四通八达,兼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奸商皆垂涎之。常言:不怕贼偷,惟怕贼惦记。乃阴贿镇书记,遂强征张坝之田以为工厂之地。圣人云:“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食以地为根,根不固则邦不宁。”加之补贴甚微,民怨沸腾,愈演愈烈,战事一触即发。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碧天叶地,天高云淡。镇府一意孤行,破土动工,践踏庄稼,机声隆隆,响彻南北。时张半仙方日读书(半仙即某也),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惊曰:“异哉!”乃呼族兄张南之徒五六人,亲往探视,众见庄稼狼藉之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半仙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岂无王法耶!”城管副队长张笑天大笑道:“某即王法也,汝欲造反耶?”张南忍无可忍,以砖块投击之,张笑天鲜血逬流,哇哇暴叫,大呼道:“弟兄们,上啊。”七八城管一齐拥上,拳打脚踢,腿脚大举,破口大骂。战的难解难分。张笑天以电话求援。须臾,十个彪形大汉,手持器械,龇牙咧嘴,骂骂咧咧,气势汹汹而来。张南等料敌不过,乃虚恍一招,且战且退,败回庄中。
张南气的五内具裂,脸红脖粗,乃令本庄近支族人守土抗战。怎奈壮丁多去打工念书,庄中多为老弱,仅招的三十能战者,张南乃以三十精锐为前队,老弱呐喊助威,杀奔张笑天。张笑天料村众必来报复,乃招城管地痞百人,就地埋伏。张南领队杀入,见无人,方犹豫。忽听一声炮响,伏兵齐出,村民大败,张南死战得脱,败退二十里方免。
张南急的“三尸神暴躁,七窍内生烟。”龇牙咧嘴,满口流血。半仙道:“城管势大,速请示族长定夺。”张南,半仙忙驾自行车,须臾致族长处,诉说前事,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族长听罢,拍案而起,火冒三丈,怒曰:“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城管如此嚣张,乃欺我村中无人也。”乃与张南三百壮汉,半仙佐之。个备铁锹、铁叉、锄头,浩浩荡荡,一路发喊,杀奔工地。张笑天蚁聚四百泼皮,摆开一字长蛇阵大阵。半仙道:“此乃昔日孙膑之一字长蛇阵式,此阵击首则尾应,击首则尾应,击身则首尾皆应。可分三路,共击头尾身,使其首尾不得相应。”张南称善,遂分左右中三路,南自领中军,一齐发喊,杀入敌阵。张笑天青龙旗一招,阵行攒动,忽左忽右,变成九宫八卦阵势。村军措手不及,被杀得七零八落,千钧一发,岌岌可危。忽从西北角杀来一梢人马,乃是刚放假的三百学生前来救应。两面夹击,士气大振。两下厮杀,喊杀震天。杀的是黑云惨惨,日月无光,血肉横飞,血流成河。张笑天大败亏输,人马自相践踏,死伤大半。张笑天引着败残人马,“忙忙似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张坝大胜,自此城管不敢正视之。
后人有诗赞曰: 男儿当自强,
安可任人狂。
村民众一心,
誓死保家乡!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赞 (1) 打赏

2

  1. 殆庵老闭快哉 快哉 快哉 男儿当自强, 安可任人狂。 村民众一心, 誓死保家乡! 家需族人保 国应民众和 试看红旗展 燎原星火着
  2. 张坝村续的好!!!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