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里志》代序

自古道德說教文章,戕毒性靈,面目可憎,可學不可讀也。孤每覽王偉,馮延巳,宋之問,項煜,錢牧齋,汪兆銘,周佛海,陳西瑩諸君遺囑,無不恨其人品,憐其文采,愛其才而恨其所處之世,所生之時也。

然孤平生慕建安風骨,竹林風度,夢懷世說之想,人老塵世當中,求仁不得仁之餘,甚愛青樓文章,枕中秘書。是故廣泛搜集,集文成冊,藏寶滿屋。閑來無事,作書中客,檻外人,遨遊其中不覺累,春夢無痕不覺醉也者。此所謂:但擁書萬卷,何假南面百城,豈不快哉乎?

子曰:邦無道,富且貴,恥焉;邦有道,貧且賤,恥焉。處當今之世,求獨陋樂貧而不得,使我斯文墜地,青絲染雪者,其情何以堪,其苦不堪言。項子曰:丈夫豪情,可殺不可辱也;隱者逸情,出世而不遺世也,孤矛盾左右,不敢妄為者也。此孤之所以痛,此之所以恨,此之所以頹,此之所以廢,此之所以累也。退乎求之身毀而名留,家碎而文傳者而不得者,此孤之所以罪,此之所以昏,此之所以夢,此之所以醉,此之所以傷悲無已者也。或曰:日暮途窮,孤所以倒行逆施者也;或曰:舉世清清,吾獨濁濁;舉世察察,吾獨昏昏;孤不生於亂世,是以不知所以然亦不知所以言者也。

天下之富人多矣,率湮沒無稱也;天下之名士多矣,不廢江河流通也;蓋天下未有不仁富人而為富人者也;未有無情之士而為名士者也,亦未有無情之文而為名文者也。然則,身死財有何用?神滅美名何用?魂喪名文誰讀?人去紅樓誰住?此孤所以萬念俱滅,心似凝冰者也。

回看我家梨花萬樹,春來飛雪;坐觀天上雲散雲舒,物換星移;攘攘紅塵,利利人海,孤不得不處其中,不得不苟且生矣。無奈,一卷北裏,一卷板橋,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做兩面人,行不平路,命乎,命矣,避不得隨之去也……

此孤所以愛《北里》甚於愛《論語》,所以愛《雜記》甚於愛《禮記》事由,屬於序後,與諸君共鑒之。

華曆己丑年壬申月戊申日芒碭廢帝識於京師紫竹院三樂堂別院

赞 (0) 打赏

1

  1. 白云居士废帝果乃多才也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