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实腐坏 与窃奈何

惜往年,书塾瓦下,金戈雄心,幸交得三五知文。勇不耻,职涯途上,力尽向往,不负命稍成根基。于壬辰年春,立青作以鸣志。立初,不得力而舍会设部,即今青年部也。

本以为当一展所望,奈何世事无常,唯不作为以处之。无常者,乃吾辈皆不及要位,名存实亡。不久主席离异,众人自散,更是空洞挂丝。

去岁癸巳,更为甚之。子鹜悄离,光痕匿迹,再有木子嗟叹非非嚷嚷,任尔再朗朗清风亦难觅呵呵时光,纵使暖晴仍在也不会同席笛海。

名号渺渺遭沙藏,生涯早已天际看。种植青果正酸失护,果蝇得意欢跃齐歌。记至初,东奔西走无怨言,切夜赶工完律例。念及此,天南地北一访客,当头棒喝一梦醒。俱作罢!今吾辈各已有所自成,仅犹记,作品乃立世之本,不可弃。剩余者,皆俗尘矣,应超然。

嗟乎!果实由酸当败,于日见青作二次成立公告,实为腐果亡而名遭窃已,合该二三如今皆乃看客耳。

——猫&仙

2014年5月4日

赞 (1) 打赏

0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