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國學者

間閱愛文言自序。謂中華文明博大精深,尤以國學爲粹。其果然耶?僕不能確知。
吾又覽正爲士述志文。其嫉惡羅馬字元、敵視和製漢詞者不啻寇仇。於理故宜乎?僕亦不審所云。
僕懷復興文言之志有年。或以僕爲國學本體論者。實非也非也!
要之、吾輩當慎審國學之爲物。而後前路所由自明。否則空中築臺。必無所成。

中國之國學。即近外國之中國學/漢學。
君看一切殭屍國。皆有冠名學問。如埃及學印度學波斯學。
先進國為後進國所踵。亦有其學。如荷蘭於舊日本有蘭學。然在荷蘭本國。斷不致有蘭學也。彼時荷蘭人目其所作皆普世學問。
一切先進國。本域常無其冠名學問。如古之中華。今之英米。

或曰「日本國學」。或曰「Classics」(西洋古典學)
確有其名。確有其實。是皆今日東西洋之文明素材。
然得脫乎殭屍之疇歟。
若不見發揮。則死物也。若爲人發揮。則非舊物也。

世存中華之特有學問乎?曰無之。世存中華之特有語文乎?曰有之。倘此全人類之文化財不兼取並禦能自富自立乎?曰不能也。
桎梏中國學於死舊屍中。事事以不協與時、不協於世爲則。雖以以色列國之願力。僕不敢望有功。
發揮中國學為普世學問。必與普世學問合流。語文之道。小學而已。如謂之國學。自輕莫此爲甚。
僕豈中國學之死敵哉。實非也非也!吾輩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赞 (0) 打赏

12

  1. 正爲士經考證,和制漢語唯有一下數語而已:服务、政策、哲学、原则、科学、干部、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美学、美术、抽象、证券、刺激、法人、概念、系统、目的、综合、克服、革命、手續予已詳證之,請見:https://zh-classical.wikipedia.org/wiki/User:Lyczwy/%E6%96%87%E8%A8%80%E6%96%B0%E8%A9%9E%E7%B8%BD%E6%9C%83
  2. 正爲士而白話之中合乎漢法者如下:数学、理论、银行、保险、批评、表扬、电气、进步、退步、顽固、情愿、关键、条贯、卫生、贸易、国家、经费、群众、表象、计划、服从、条件、准则、主义、标准、公司、构思、表现、表见、表明、纪律、世界、法律、时代、发扬、运动、活动、行动、领袖、运用、使用、结果、部分、讨论、制度、意义、设置、试验、区别、表露、处理、选择、症候、症候群、权利、演算、驾驶、性格、课程、境界、宗旨、学校、电报、考试、日报、月报、公法、国债、交涉、铁路、邮政、商务、教养、招商、医院、观察、命运、吻合、辩论、基本、言论、舆论、产业、自尊、自爱、自强、合作、觉悟、发见、发觉、表情、研究、规律、检验、类型、要求、原因、步骤、幻想、注意、创作、建立、事实、偶然、策略、程度、分析、政府、统计、讲义、规范、规则、教化、探究、流派、编辑、关于、收藏、文明、资产、资本、思维、经历、平等、考察、能力、动作、应用、通货、交流、交往、交际、道德、封建、原始、人生、典型、典范、幽灵、根本、改革、章程、契约、登记、封锁、心理、本性、参照、参考、资质、交谈、传染、机制、科目、测量、广场、手段、感动、情爱、形态、事物、污染、相关、相干、仪器、始终、向来、随机、独立、办法、素养、素质、学力、退出、节目、自主、自便、演绎、安全、卫士、密切、武器、事业、经典、相对、对待、条理、机理、物品、起因、方法、安排、随时、更新、修复、怪物、联盟、中央、文章、移动、利用、门径、游戏、命中、意念、护送、事件、炸弹、证据、主张、模块、证明、大脑、小脑、控制、体制、层次、标志、显现、先锋、先驱、情愿、发生、鼓动、煽动、日程、门卫、决计、责任、风尚、成功、辩证
  3. 正爲士分別如此,則“排斥日語”者,形似仇寇,其實不亦虛張也耶?審之,吾固非偏激人也。
  4. 勝爲士若以暴走、物語、御姐、麼麼噠、腹黑、正太、歐巴桑、廢柴等入於文言古文之中,君以為如何?於白話文吾無異議,至於文言請正其風。歐西學者作拉丁語時,且不以英文白話亂之,今國人追紹古學,而以此等文字塞白,其道何如?而況中文於此等名物,固有所宜,不必妄從。作古文,用古名,何無當之有。
  5. 打老虎国学争议百余年矣,窃以为尚无定论,盖中华之学,多元博大,知微见著。
  6. 晨風
    Neon Yasushi物语、腹黑、正太之类,何以不得入文言?拉丁文固已殆矣,而君亦望文言之倾覆?
  7. 勝爲士入之,则不覆乎?专词专用,古文为卡通事作,则用之无妨,若引为常语,白话犹且异之,况文言乎?且拉丁犹未废也,自国际命名法出,以拉丁为专名者多矣,号新拉丁,学术争趋之。
  8. 勝爲士且腹黑本作“腹黒い”、物语读音则ものがたり,皆纯然和语词,国人之直用之,无非日本亦汉字国也,故以和文汉读,而强改之“腹黑”,强读之“wuyu”而已矣。与字义、构词、句法、文法,皆无关涉。白话用之尚稀,乃以入於古文,而冀国学之复兴、汉语之不废?其理耶?
  9. 晨風
    Neon Yasushi大西唯通行拉丁式命名。徒为万国沟通便利故。此非活语。是语没之久矣。此世之公论藉「はらぐろい丨harakuroi」写来不雅。然「腹黑」固为日语。更为汉文。汝以为不可。则「般若、比丘、苏丹、可汗、琵琶、葡萄」较「腹黑」无理百倍。曾不见弃于前贤。理固安出初。东国后进。有实名如山川湖泽。而无自然、风骚等虚词。日人不惮西借。师取中国。何我大国民。反不能及耶汉字构词素来自由。字义俱在岂言无涉。借令无涉。般若比丘前例历历。和文汉读本无窒碍。秀才自苦耳。若以和文汉读为不。则汉文在地方皆有俗读。文法亦未必一。西文引汉文辞。白话引西人日人辞章。今文言拒不取。是自绝于世。汝着意处。僕大不解
  10. 勝爲士世之謂拉丁死而漢文生,無乃國人自負之談耶?若謂古文已死何如?俗白之勝於文言者不正此乎?此歷史定案矣。今中國之習作文言者,較之歐西之習作拉丁者,多耶寡耶?文言已覆,求其復興也!古文之存廢且不論,足下所列皆專有名詞,出言用字,當用用之,決不可一概替換,安有廢“元首”而用“可汗”,忽“修女”而皆稱“比丘”者?本非一物爾,豈可變之。然而,今之新名詞大有一統詞章之勢,青年固失於古學,白話名詞則盈充耳目,下筆作文多成奇言,觀之網絡,太半如此!傳承未成,而妄求創新,但存之乎者也之外相,而生順世媚俗之戲語!所謂與時俱進,動輒特色,不見古哲,若以實用世俗科學進步為義,胡不徑作白文,以免詰屈聱牙之譏耶?中文固有之言語而失之矣,更引新詞日語而追補之,猶自稱國文古學,嗟哉,吾未見如是之古學,予但見文言式之現代語也。如是則改“的”為“之”,豈非最速也哉?苦素蘿莉兮腹黑,阿彌陀佛卡哇伊,克己復禮雅蠛蝶,學而時習之麼麼噠!
  11. 勝爲士筆誤:“修士”不可與“比丘”混。總之,為古文之傳續,而改之口語,乃不啻自殺。我盡廢俗語而君非之,有理也;而君欲廢古談而入俗文,吾則然之乎?文言,文也;古文,古也。言從其類。白話夾雜英語者,足聽乎?文言之用異語者,即此。
  12. 晨風
    Neon Yasushi僕岂谓拉丁语死而古汉语生哉。等死耳。今之汉语。特以泰西文法遣新近词也。文法者文言之魂。单语词为文言之筋骨。新词、外来语皮毛指爪而已。因微末之异而弃整体于不顾。此文言之所以踣于百岁之前、至今不复。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