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生

鲁之某州施生,少年倜傥,才识过人。忍看桑梓古老剧种山东梆子日渐萎靡,趋于衰败,遂为之倡。酷暑之鲁之济州,寒冬走齐之历城。拜耆老,访名伶,手抄心记。苦心孤诣,为研究山东梆子之翘楚,得推重。又尽其财力,创《邸抄》义颁诸世。历尽艰辛,俾影响浸润苏鲁豫冀。一日,探庄会友,归舍酣睡。既而自觉身体沉重,骨骼酸痛,精神倦怠,似有病魔将至。卧床歇憩,不见减轻,如坠沉疴。时有一驼翁,排闼而入,曰:“先生小恙,何不出外游走,无他,散心耳!或可早瘥!”随之至一村落,见有村夫聚麦场,月挂古树,饕蚊绕灯;铙钹檀板、鼙鼓铜锣;村村势势,呕哑啁哳。生趋前侧耳,转而问翁曰:“所唱者何?”翁曰:“先生独不闻此调乎?既非当年龄官拒蔷之‘袅晴丝’,亦非现今阿宝邀名之‘信天游’,绝非市井媚俗之霉变‘二人转’。此乃原汁原味之‘山东梆子’也!”生曰:“山东梆子者何?”翁笑曰:“山东梆子乃鲁地古老剧种之一,历经四百余载。敷演帝王兴替,将相迁谪;贩夫遭祸,怨妇罹冤。鲁之人敝帚。今遭豫剧挤兑,如陈蔡之孔丘,似李密之刘老。近闻有志者竭力振兴,所得成绩颇佳。先生回,搜寻‘山东梆子艺术网’可也!”言未竟,乐声戛然,旋即灯灭。生辗转一觉,但见户外烈日炎炎,芭蕉冉冉,已无驼翁踪影。所开电脑黑屏多时,鼠标坠挂。生欠伸哂曰:“吾为山东梆子祟也!”
鲁汶曰:“为善之于公益,不啻囿于救助瞽跛,彼拜孔方而宫戏曲精髓、造假繁荣而戕梨园根本之粗鄙之徒,视之如施生者,当无地自容矣!”

译文:
鲁国某州的一位姓施的读书人,年轻潇洒而不拘束,才能学识高于众人。不忍心看到故乡的古老剧种山东梆子一天一天地萎靡不振,趋向衰败,于是为它而奔走呼号。严寒酷暑,奔走于齐鲁大地的济州、历城各地。拜见山东梆子的德高望重的老艺人,采访山东梆子的著名演员,亲手抄写材料,默默记下资料。苦心钻研山东梆子的知识,达到了别人达不到的高度,成为研究山东梆子的领军人物,得到了大家的推崇。他又尽自己财力,创办了一张报纸,免费公布到社会上。历尽了千辛万苦,使山东梆子的影响扩大到了江苏、山东、河南和河北各省。有一天,探庄会见朋友,回到寝处到头熟睡。接着就感到身子沉沉的,浑身骨节又酸又痛,打不起精神,感到大病就要来了。躺在床上休息,也不见好转,好像得了大病。这时,有一位驼背的老汉推门就进来了,说道:“先生只是小病而已,为什么不到外面去走一走,没有别的,散散心罢了!或许就能早早痊愈哩!”施生跟着驼背老汉到了一个村子里,看见村子里的很多人都聚集在打麦场上,月亮挂在老树枝上,饥饿的蚊子围着灯乱飞;又是铜镲铜锣,又是檀板皮鼓;几个人扭扭捏捏、哼哼呀呀地唱。施生往前凑凑,侧耳仔细地听,转身问驼背老汉:“这是唱的什么呀?”老汉说:“你没听见过这曲调吗?这既不是《红楼梦》里龄官拒绝贾蔷要她唱的‘袅晴丝’,也不是现在的阿宝挣来名声的‘信天游’,绝对不是社会上媚俗的发霉变味的‘二人转’。这是原汁原味的山东梆子呀!”施生问:“山东梆子是什么啊?”老汉笑着说:“山东梆子是鲁国一带古老的剧种之一,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上演的都是帝王的兴起与变更呀,将相的升迁与贬谪呀;商贩们遭祸呀,有恨的妇女蒙冤呀什么的。鲁地的老百姓拿它当作最珍贵的戏曲剧种。现在被豫剧排挤,就像困在陈蔡的孔老夫子,又像李密的《陈情表》里说到的日薄西山的刘氏祖母。最近听说一些有志向的人士正在竭尽全力振兴它,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先生回去,搜寻‘山东梆子艺术网’就可以了解到这方面的消息了!”话没说完,乐声突然停止,马上灯也灭了。施生翻身醒来,只见阳光强烈,芭蕉叶柔软下垂,早没有了驼背老汉的踪影了。打开的电脑已经黑屏多时了,鼠标也悬挂在桌子边儿上。施生伸伸懒腰,讥笑自己说:“我为山东梆子着了魔,也被它蛊惑了哇!”
鲁汶说:“为公益事业做好事,不仅仅限于救助盲人跛脚等残障人士方面。那些拜在金钱脚下阉割戏曲的精髓、制造戏曲假繁荣而残害戏曲根本的粗野鄙陋的人,对照像施生这样的人士,该是没有地缝可钻了!”

2009-11-25

赞 (0) 打赏

1

  1. 鲁汶忘了什么时候给“爱文言”打去两篇文章《施生》《洛都记》,今天看见,怎么跑到前边来了,还没署名。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