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宇案

        金陵彭生,单名宇,明礼乐善。丙戌年秋,路遇一妪跌坐于市,不能起,遂搀之,细诘伤处,扶之医者。亡何,妪长子某至,乃知妪徐姓,年且七十,其子乃邑之捕快。医者语妪母子,徐妪伤及骨,疗之颇昂。徐妪忽抚胸疾呼:“吾忆矣,伤我者彭生也”。某即索疗资于彭生,彭不服:“吾遇汝母跌坐于市,好心救之,断无赔偿之理”。某不得偿,遂讼诸邑宰。

          陈翁二春,协彭生扶徐妪者,素侠义,自出佐证,力证彭之清白。邑宰不纳陈言,断曰:“推之常理,若非彭生所伤,胡扶而救之?”判彭生偿疗资四万余贯。陈翁愤极,当庭疾呼:“嗟乎!如此常理,则行善者谁?”

         此案一出,闻者皆太息,惜彭生举善行而无善报,怨徐妪之贪恶,怒邑宰之昏庸。或传民谣《葫芦僧再断葫芦案》,曰:金陵妪,贪无厌,跌于市,行诈骗。好彭生,乐行善,急救之,遭诬陷。妪之子,邑捕快,讼诸宰,已胜算。好邑宰,心偏袒,判案件,凭推断:“彭生宇,毋狡辩,妪之伤,必汝致。若非此,胡救之,偿疗资,四万贯。”葫芦僧,葫芦案,权贵笑,百姓怨。劝诸君,莫行善,劝诸君,莫行善。

         年余,金陵一八旬翁瘫于市,观者甚众而无一人救,翁疾呼:“吾自跌于此,与人无干”。众观者乃扶之。

          噫,此皆彭宇案之恶果矣。

赞 (0) 打赏

2

  1. wrh估计雷锋大爷要是在世的话,就是最笨的那条鱼,一钓一个准,估计被罚的裤子也没得穿。雷锋精神,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离我们原来越远,这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悲哀。
  2. 飛翔未來可以謂:「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矣。古有以死報恩者,今人人貪利,雖將死亦不忘索費焉……

此文若合君意,请赏碎银嘉奖爱文言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